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4:56  编辑:dede58.com

从米-17直升机上俯瞰平壤市容,黎明大街与未来科学家大街上的新高层建筑已经成为展现平壤现代化形象的地标。(花总/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5月24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我眼中的平壤》)

朝鲜就好比“熟悉的陌生人”。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从未真正接触过它,但这不妨碍各种议论。在年轻一辈里,上甘岭的故事已年代久远,取而代之的是社交媒体上的传闻。

这种冷峻的神秘感令人沉迷。

飞机舷窗外的朝鲜大地广袤而荒芜,初看之下和东北三省的景色相仿。然而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除了人烟格外稀少,那些连绵的山头像被一把巨大而锋利的剃刀缓缓刮过,裸露出黄土的粗粝底色。

在外汇商店采购食品的平壤家庭。(花总/图)

这些年代久远的地铁站和列车都得到了细心保养维护,整洁而体面。(花总/图)

在由新义州入境的国际列车上,朝鲜海关盘查得极为严苛,而在顺安国际机场这里,检查员只是扫了一眼电子设备,既不用开机,也不必登记机身上的序列号。

清晨的平壤街头笼罩在一层淡淡的薄雾中。这仿佛是一座被时光封印的城市,我看到了古典的捷克产T3s有轨电车在严重老化的路面上缓慢而循规蹈矩地驶过,车厢里满载着穿深色衣服的乘客,望向我的目光既好奇又平静;背双肩包的少女正在路边和比亚迪出租车司机交谈。通往月台的暗红色铁栅门里走出了一位拎牛皮公文包的中校军官,他看起来就硬朗结实,大步流星地汇入了上班的人群,奔向邻近的荣光地铁站。我们偶遇了一群身着盛装、无比兴奋的朝鲜人,导游说他们是从祖国的边远地方来到首都参观的“幸福群众”。你所走过的路,最终决定了你的信仰。当一个普通朝鲜人来到祖国的心脏,又怎能不被眼前的强盛与繁华所折服?

从150米高的主体思想塔顶望去,大同江如一条玉带从城市的中心缓缓流过,江的对岸是宏伟的人民大学习堂与金日成广场,更远处的天际线上矗立着著名的金字塔建筑“柳京饭店”,黎明大街与未来科学家大街则展现着这个城市的最新面貌。平壤适合俯瞰,从高处看一切都显得圆满无缺、恰到好处:原本单调沉闷的大楼连成了气势恢弘的建筑群,规划者在调色上也费了不少心思,令每位站到这里的游客都慑服于宏大的集体场面。

在三万平壤观众包围中的中国香港队球迷,宛如海啸中的孤舟。(花总/图)

外文书店售货员,她的手上戴着一只智能手环,朝鲜有自己的智能手机与独立的3G网络。(花总/图)

因为玻璃紧缺,体面的平壤市民用白色颜料勾勒出梅花,以遮挡窗户上的裂纹。(花总/图)

为了增加外汇收入,高丽航空两年前首次向外宾推出直升机观光业务。从空中俯瞰平壤,比在主体思想塔顶眺望还要壮观许多,除了市中心的主干道,街上车辆与行人极少。

辽阔的广场与巨大的竞技场更令每个置身其中的个体都自觉渺小。在平壤的最后一晚,我们获邀观看了在金日成体育场举行的亚洲杯预选赛,朝鲜男足在三万人的热情围观下主场迎战中国香港队。虽然朝鲜队的排名本就超过中国香港队,但现场万众一心、摧枯拉朽的呐喊才是让对手望而生畏的景象。对于那些如癫似狂的平壤青年来说,这已不是单纯的体育竞技,而是关乎主体与民族尊严的铁血战斗。比赛最终以朝鲜队3:0大胜结束,全场欢声雷动。也许我再也不会见到这么多朝鲜人:当他们将自己的面目融入海啸里,我看见了随时会被点燃的烈焰;三万人快速而有条不紊地散场,再一次让我们受到了无声的震撼。

可我更怀念在火车站向我行队礼的少年,怀念在主体思想塔下向我友好挥手的阿妈妮。

这就是我眼中的平壤。希望你也能亲自去看一看它,然后告诉我你眼中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