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4:56  编辑:dede58.com

5月1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原审被告人李锦莲故意杀人再审一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江西高院图/图)

第一次再审,尽管控方提出没有作案直接证据等问题,但法院依旧维持原死缓判决。这一次再审,控方直接提出无罪判决意见。

“建议法院坚持证据规则和疑罪从无原则,依法改判无罪。”

2018年5月18日上午,江西李锦莲故意杀人再审一案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3个半小时的庭审接近尾声时,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发表出庭意见,认为本案原判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不能得出李锦莲犯故意杀人罪的结论。

这是该案第二次再审。第一次再审,李锦莲被维持死缓判决。

至2013年8月,李锦莲已提出申诉多达223次。2013年12月20日,南方周末率先报道此案(详见《控方改口,法院照判》)。

“史无前例”的两次再审

今年是李锦莲入狱的第19年。

1998年10月9日,江西省遂川县横岭乡茂源村,11岁的李某林和10岁的李某红在家附近石壁上捡到四粒“桂花奶糖”,食用后不久中毒死亡。警方从现场获取的三张“桂花奶糖”包装纸上检出“毒鼠强”成分,认定该案系投毒。翌日,被认为有重大作案嫌疑的李锦莲被警方带走。

1999年7月6日,江西省吉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锦莲死缓。江西省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2011年,江西省高院按照最高法的建议,决定再审此案。开庭时,检察官表示,“证明李锦莲犯罪的证据有不足和薄弱之处”,没有能证明李锦莲作案的直接证据,“公安机关在办案方式、方法和相关程序上存在争议和不当之处。”

然而,2011年11月,江西高院最终还是维持了死缓判决。

2016年2月,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易延友接力代理此案。2017年,最高检经复查后向最高法提出了再审建议。最高法认为“李锦莲的申诉符合重新审判的条件”,指令江西省高院再审。

2018年2月,江西省高院向李锦莲送达再审决定书。

“(对同一案件)同一个法院两次再审,这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当年报道此案的原南方周末记者刘长说。现在他是一名律师,此次也担任李锦莲的辩护人。

李锦莲:既抱有希望,又有些担心

18日的庭审开始时,审判长表示,控辩双方在庭前会议上,就不通知证人出庭、不提交新证据、不启动非法证据排除、不重新勘验原审证据等事宜达成了一致。

但在随后的庭审过程中,辩护人依然提出侦查机关存在刑讯逼供、疲劳审讯的问题,认为李锦莲所作有罪供述不可采信。

辩护人还当庭播放了一段动画视频,通过茂源村航拍图和部分证人证言,演示案发当天,被害人食用“桂花奶糖”在先,李锦莲回村在后,因此李锦莲没有作案时间。据悉,该视频也提供给了最高检。

检方则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本案存在刑讯逼供,无法据此排除李锦莲的有罪供述;被害人捡糖时间无法明确,不认可李锦莲无作案时间。同时,由于李锦莲与被害人母亲曾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李锦莲具备作案动机。

但检方也表示,根据现有证据,只能证明李某林和李某红是吃了含毒鼠强的糖死亡的,李锦莲家存有含毒鼠强的老鼠药,不能证明李锦莲家的老鼠药就是毒死被害人的老鼠药。对于李锦莲制作毒糖和放置毒糖这两个关键情节,除了本人有罪供述外,并未得到其他情节印证。检方建议法院改判无罪。

“我对今天的再审既抱有希望,又有些担心。”李锦莲在作最后陈述时说,“既看到了再审改判的希望,又担心这次再审跟上次一样继续维持原判,不过,我仍然对于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充满了信心。”

本案将择期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