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7:02  编辑:dede58.com

◉编者按

中考大幕刚刚落下,加分政策、加分指标随即进入公众视野。谁的孩子有加分资格,谁的孩子能加几分,这些问题触动着家长和社会敏感的神经,甚至引起公众热议。争议背后,这其实是事关全国考生利益的考试公平性问题。

两年前,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大幅减少、严格控制考试加分项目,要求各地2015年起取消体育、艺术等特长生加分项目;明确必要保留的加分项目,应合理设置加分分值。

然而,各地现行的加分政策之多,加分项目之杂,超乎公众想象。从中国教育改革的现实逻辑看,对“鼓励性加分”实行大幅瘦身,是大势所趋;对地方性的“花式”加分,也是到了该清理的时候了。

本期聚焦中考加分话题,通过寻访、调查、统计,希冀给这一加分政策的走向给予一些参考性建议。

(视觉中国/图)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光礼:为了推动素质教育,实行了近20年的中考加分政策基本宣告失败,追求加分是应试教育的变种,实际上也是应试教育。

面对中考大面积加分,部分昆明家长们终于坐不住了。

自2016年5月17日起,云南省昆明市教育局官网陆续公布2016年普通高中学校招生录取加分学生名单。10天后,当所有公示名单出炉后,曹建国(化名)所在的几个学生家长微信群炸开了锅。“(加分名单)触目惊心啊!”不少家长在微信群里先后这样吐槽。

据家长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昆明共有11229名考生获得中考加分资格,占71311名中考总人数的15.74%。随后,一个《一群为孩子争取公平机会的昆明家长的心声》的帖子在自媒体和微信朋友圈上迅速传播开来。逐字逐句读完该文的学生家长曹建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女儿的班上有10%的学生获得加分资格,这太不公平了。”曹建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今年昆明实行中考改革,将总分880分降到了600分,但加分分值、比例并未做出相应调整,“在总分值大幅减少的前提下,每1分将影响100多位的排名”。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考家长们的第一次“愤怒”。南方周末记者梳理发现,近几年,全国各地有家长陆续发帖质疑中考加分政策,愤怒的声音从未间断。

2014年哈尔滨等地曝出有中学生“连冰鞋都踩不稳”却成为花滑“二级运动员”、汉族修改成为少数民族等中考加分丑闻;四千余北京中考“裸分”家长联名呼吁“取消加分”。

面对日渐高涨的加分“瘦身”呼声,2014年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要求各地2015年起取消体育、艺术等特长生加分项目。

南方周末记者进一步梳理全国31个省会城市、直辖市及经济特区2016年中考加分政策发现,仍有17个城市保留艺术、体育以及“三好学生”称号等加分项目,其中还包括一些促进人才引进项目。

如果规则不公平,就意味着让没有加分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曹建国等中考家长认为,刺痛他们神经的,是表面看起来很美的中考加分政策,其实是严重损害了教育公平。

为了加分,被迫去见义勇为?

曹建国的女儿就读省重点中学云南大学附属中学,中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试进入全班前十名,如无意外,考入昆明最好的高中不成问题。“加分对我女儿影响很大!”曹建国说,女儿所在班级有61名学生,通过农村户籍独生子女、省级市级三好学生等条件获得加分资格的有7人,“大家起点都不低,居然有十分之一的人可以加分,女儿前十名是保不住了。”

让曹建国意外又倍感沉重的是,女儿在中考前多次向他提议尝试争取加分。有一天,女儿对他说,“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争取个见义勇为,这样可以获得加分”。“小孩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曹建国说自己除了心酸和无奈外,他希望政策决策者能改进现在的不公平。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包括曹建国在内的千余名昆明市中考家长通过网络发帖等渠道表达不满,“我们不反对加分,也不是要求取消加分,但这加分比例让人心惊胆战!”有不愿具名的家长表示,经过协商,他们将底线放低到要求昆明教育局根据考试总分调整比例,相应降低加分分值比例。

事实上,推行中考加分政策的城市不止昆明。据统计,2016年,上海7.51万名中考考生中,有约2000人享受加分照顾或同分优待,占总考生的2.66%;南京4.7万名中考考生中,加分考生占总人数比例为2.6%;济南共有64290名中考考生,加分考生人数为1412名,约占2.2%;而有10万余名考生的广州,7377名加分考生占中考总考生人数比例为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