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4:55  编辑:dede58.com

深圳国际公益学院院长王振耀。(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6月7日《南方周末》)

公益慈善是一个专业,西方叫“非营利组织”,不叫“非政府组织”。

中国公益慈善刚刚开始,虽然进步很大,但基础还很脆弱。

学院的捐赠人、慈善家希望创办一所大学,像协和医科大学那样百年的项目。所以希望5年内能跟个别大学合作,逐渐向能授予学位的大学来发展。

2010年初夏,曾参与推动低保制度和自然灾害救助响应体系的王振耀从民政部司长任上辞职,转身组建北京师范大学与“壹基金”支持创建的中国公益研究院。王振耀参与组建的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是中国第一所公益研究院,它以公益研究为基础,在公益研究与应用、公益教育与培训、公益交流与倡导、公益咨询与服务四个领域工作。

对于王振耀辞官做公益,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恭喜他“终于下海了”,而北大法学院副教授金锦萍不同意这个说法,认为应是“上岸”了。

王振耀辞官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有感于中国公益慈善人才的缺乏,专业度不足(详见2018年5月31日南方周末《争夺“黄埔军校”中国公益慈善界的学历教育试验》)。当了多年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的王振耀很困惑:大多数人不知道怎么做公益。争议多,极端的批评更多,却缺乏建设性意见。一来二去,他意识到中国公益界缺乏支撑体系,研究、咨询、培训都是缺的。

5年后,王振耀做出一个惊人决定,促成比尔·盖茨、瑞·达理欧、牛根生、何巧女、叶庆均等五位中美慈善家联合倡议成立深圳国际公益学院,并获得由其各自代表的五家基金会共同捐资。该学院落户深圳,王振耀任首任院长。

这一次,他聚焦于培养榜样型慈善家和高级公益慈善管理人才的教育系统;打造引领全球慈善发展和推动形成新型慈善知识体系的专业智库;同时提升公益慈善事业的创新性、专业化和公众参与。

在公益慈善的高端人才培养方面,王振耀一直是先行者之一。数年来,他也在不断迭代、挑战自我,做出新的探索。

公益行业急需领军型的人物

南方周末:你在2010年辞去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一职,组建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你为什么愿意投入公益人才培训领域,你认为公益人才存在怎样的需求?

王振耀:我认为公益人才的需求主要有两个方面,到现在,还未改观。

一方面是政府、大型企业,包括民营企业等,他们愿意投很多钱,来做慈善和公益事业,解决民生问题。但是真正做大的社会工程的项目设计,比如企业家要捐几十亿,这个项目怎么设计?这方面我们整个服务体系不足。

另一方面,很多钱来了,要做专业化的管理,比如说提供给老百姓非常具体的服务,养老、儿童、残疾人等各方面服务的机构人才非常少。这两方面都是空缺性的,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我觉得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需要,也是很正常的。公益事业起来后,因为发展速度比较快,人口多,积累的资金量也比较大,因此显现得有些着急。

南方周末:2015年,你成为深圳国际公益学院首位院长,这个学院成立之初,便决定聚焦于慈善家及公益慈善组织高级管理人才这两个人群,进行领导力培养,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

王振耀:从北京师范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开始,我们做培训工作已有五六年,包括大众培训、媒体培训在内的各种培训都试验了,我们发现中国最缺的是这两类培训,一类是慈善家,人家愿意捐款愿意参与公益。培训平台让人家光去听课不行,还需要和慈善家们交往;第二类是高管,基金会的秘书长、副秘书长、机构主任等有这样的需求。他们都是领军人物,领军人物一个就能引领一大片,影响力很大。

南方周末:从现实层面来看呢?你认为中国公益行业目前的人才存在怎样的状况?有哪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王振耀:你会发现七八年前关注公益慈善,很多人做慈善是不专业的,比如说理事会开得不太好,注册一个组织时对使命定位不行(不清晰),项目的管理差一些。原来讨论什么是公开透明,其实是不太理解的。提的问题、网上的争议让大家觉得(公益慈善)问题一大堆。现在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就是“不专业”,急需要领军型的人物。像大型的基金会秘书长过来一培训,能够影响一大片。培训不是授课多少,而是激发出来多少(思考)。学生间互相学习,能够跟全国、全世界联接起来,成为一个专业的团队。

南方周末:做了这些年人才培训,你认为当下的公益人才的培训空间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