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54  编辑:dede58.com

济南市历山路142号是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的住所地。远端为A座,涉案房产系该楼1—4层及地下一层。(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6月21日《南方周末》)

案件在判决生效后,又像翻烧饼似的,穷尽申请最高检抗诉、申请最高法再审等终极手段,启动了两轮再审,案件执行因频繁诉争一再中断

即使最高法院终审判决一锤定音,案件因为执行的异议,又在中级法院与高级法院之间走了两个来回,最终的执行裁定,至今未能被有效落实

执行难,有多难?这个房产的执行故事是个例证

2016年3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出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今年是该承诺履行的最后一年。就在全国各级法院“解决执行难攻坚战”纷纷告捷之时,济南市历山路凯旋商务中心A座,如钉子一般伫立了13年。

从2005年起,与该大厦部分房产相关的一桩借款合同纠纷案,三级法院作出过4个生效判决、40份执行文书,至今仍无法结案。

13年来,涉案房产市值翻了两番,现已达一亿元。但房产归属仍悬在半空,原被告双方均声称归自己所有——按生效法律文书,它已归原告;但事实上,它仍由被告控制。

最复杂的执行方式

房子的事情,得从一笔银行不良贷款说起。

2000年至2003年,作为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旋公司”)前身的山东师范大学科技开发中心,分两次向中国工商银行济南市历下区支行(以下简称“历下工行”)贷款2000万元,并分别将凯旋商务中心A座的1-4层和地下一层抵押,总建筑面积7100余平方米。

上述两笔贷款,凯旋公司后来只还了18万元。

根据法院判决书的认定,2005年4月,历下工行将这笔本金加利息近2200万元的不良贷款债权打折卖给了山东微山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山湖实业”),价格是1700万元。微山湖实业先期交了500万元的拍卖保证金。

微山湖实业的前身是山东微山湖鱼馆有限公司,由厨师出身的程平创立,该公司鼎盛时期有四十余家餐馆。

一个餐饮企业当初为何要向银行购买不良贷款债权?按程平向南方周末记者的说法,所谓500万元的拍卖保证金,原本是他的老朋友、历下工行某领导出面向他所借,以帮助凯旋公司“倒贷款”,并承诺一个月后还上。到期后,历下工行没还这笔钱,这位领导出了个主意:让程平以八折左右的价格买下历下工行对凯旋公司的债权,扣除先前打到历下工行账户上的500万元,再交1200万元就可以,历下工行会向其贷款。

程平觉得划算,就与历下工行签了债权转让合同。在此之前走了拍卖程序,先前借给银行的500万元,则成为其参与竞拍的保证金——作为国有资产的不良贷款债权,只有经过拍卖才合法。

之后,历下工行以特快专递方式向凯旋公司发出了债权转让通知书,要求后者直接对微山湖鱼馆公司清偿。

走完这些程序,微山湖实业就成了凯旋公司的新债主,同时还拥有凯旋商务中心A座四层楼及地下一层的抵押权。

债权转让合同签好之后,程平却从历下工行贷不出款来了。“后来我才知道,银行不良贷款债权两三折就能买到。”程平说。他承认,自己本想帮朋友解套,结果把自己套进去了。

对于程平借给银行钱以帮凯旋公司“倒贷款”的说法,凯旋公司总经理刘青洋予以否认,称凯旋公司是向历下工行贷的款,在双方打官司之前,与微山湖没有任何关系。

在从历下工行拿到债权之后,微山湖鱼馆将凯旋公司告至法院。

2005年12月28日,济南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凯旋公司偿还微山湖鱼馆借款本息合计2088万元。双方都没有上诉,该判决生效,进入执行阶段。

因凯旋公司未履行法院判决,经微山湖鱼馆申请,济南中院于2006年2月23日立案,予以强制执行。程平说,强制执行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从凯旋公司银行账户上把应还欠款划走。他们当时调查发现,凯旋公司的账上有钱,但法院没这么做。

相对简单的办法是执行房子的租金。早在官司之前,涉案房产就租给了深圳发展银行济南分行(后更名为平安银行济南分行),当时一年的房租近300万元。由于微山湖实业在打官司时申请了财产保全,济南中院判决前就通知银行暂停向凯旋公司付租金,待结案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