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39  编辑:dede58.com

每一名老人在幸福院都有自己的卧室。 (林评/图)

“老人的生活环境不会发生改变,他们与子女的供养关系依旧未变。唯一变化的是他们能够实现自由组织,能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乡邻在一起生活。”

农村互助养老机构既不是法律主体也不是民事主体,由于先天不足,直接决定了它无法取得国家财政和政策上的明确扶持,地位比较尴尬,在实际推广中力度还远远不足。

“今年过年不回家,我们就在这里过。”年逾80岁的张喜凤说,以往每年大年初一,晚辈们都来“幸福院”拜年,“暖和、热闹。”

2006年,张喜凤是第一个入住“幸福院”的老人。九年间,河北邯郸肥乡县共建起了240个大大小小的“农村互助幸福院”,当地政府试图通过推广这一互助式养老模式,为农村养老困局探寻出路。

而纷至沓来的社会赞许与民间争议,将“肥乡模式”推至风口浪尖。此后两三年,“互助养老”开始在中国乡间、城市社区遍地生长。2012年3月,全国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工作会议在邯郸举行,“肥乡样本”随之被赋予示范意义,在全国更大范围内得以关注和推广。在养老话题陷入多重困局的当下,“肥乡模式”似乎正在为传统“居家养老”的老人们提供了另一种养老选择。

不过,在多位研究学者看来,农村互助养老实属一种无奈的“创新”之举,“肥乡模式”是否具有普遍的可复制性仍有待观察。

家门口的养老院

今年80岁的刘淑珍说,自己如果没有住进“幸福院”,可能早就没了,“好房子住不惯,在这里住着舒坦”。

肥乡县位于河北省南部,地处冀南黑龙港流域,辖3镇6乡,265个行政村,总面积503平方公里,人口39.3万,是省级财政困难县。在肥乡,60岁以上的老人有4.39万人,其中单身老人1.3万人,占全部老年人口的29.6%。

“老人的生活环境不会发生改变,他们与子女的供养关系依旧未变。唯一变化的是他们能够实现自由组织,能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乡邻在一起生活。”肥乡县前屯村互助“幸福院”院长蔡清洋觉得,“幸福院”点亮了独居老人的晚景生活。

该县民政局老龄办主任杨振红说,“幸福院”与传统养老院最大的一个不同,是它们坐落在村子里,离老人的家都很近,大多是几步路的事,基本上和在家里生活一样。在农村人的道德观念里,不赡养老人就算不孝,让老人“离家”住进养老院,感觉是子女抛弃了他们。可现实的情况是,在解决当地独居老人养老的问题上,原本财政困难的肥乡没有足够财力,县里只能另寻出路。

“全县一共有7家敬老院,其中民办养老机构2家,无法满足和覆盖农村不同人群的养老需求。”肥乡县民政局副局长杨明刚说,县城的敬老院主要服务的对象是无儿无女、没有亲戚、无人赡养的农村五保户。“如何让万名孤身老人安享晚年,是个严峻的问题。”杨明刚说。

“一个老人连着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如果不解决好农村养老问题,会出现一系列的社会矛盾,影响社会和谐。”蔡清洋说,“老人们聚在一起一定比自己独处强,至少他们不会觉得孤单。”

九年前,蔡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作为村支书的他开始决定筹建“幸福院”。“独居老人太可怜”。为了避免劳民伤财,蔡清洋进行了摸底走访,“打探”老人们的真实意愿。

大部分老人支持蔡清洋的想法。随后,他在村“两委”班子会上袒露自己的想法,哪知参与项目意见讨论的8名村干部中只有一位支持他的想法。最终,蔡清洋集资14万元,在四间闲置的小学校舍上建起了全国首家“幸福院”。经过多番沟通,“幸福院”迎来了第一批入住的6位老人。令蔡清洋欣喜的是,在短短几周之后,老人们逐渐“看上了”这一抱团养老的方式。

截至目前,肥乡县已建成农村互助“幸福院”240家(包括联建25家),覆盖全县265个村。

即便手脚不便,在幸福院也能过得舒服。 (林评/图)

“肥乡模式”

在肥乡,曾经历过独居老人离世无人知的阵痛。2006年,前屯村的3名独居老人在组局打麻将时发现“三缺一”,就结伴去邀请另一位独居老人,谁知,等他们来到老人家中后发现其大门紧闭,敲门后无人应答,破门而入时才发现老人已经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