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37  编辑:dede58.com

“整乡推进,整族帮扶”计划让独龙江这个贫困的“死角”经历了空前巨变。 (CFP/图)

所谓边民,遗世独立,我的心里有些期待了。与赌场的风月相比,这里应该是另一个世界。1960年代的纪录片,除了记录珍贵的历史影像,更大的意义则在于展现新旧之别,独龙族是“一步跨进社会主义”的典范。

“知道”(nz_zhidao)带你走近神秘的独龙族。

前情回顾

4132个独龙族人聚居在云南省贡山县独龙江乡,在此刻被战火侵袭的中缅边境上,葆有着难得的宁静。

外界浪漫的想象却与现实有着很大差距。它深度贫困,人均收入一度只及全国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它教育落后,不识字的人们甚至还在结绳记事。它极度闭塞,每逢冬季,大雪封山,进出两绝。

新中国成立后,独龙族曾被认为是“一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民族”。而今天,为了让这里的“社会主义”名副其实,为了完成“不让一个少数民族掉队”的愿望,独龙族人正经历着新一轮空前激荡的变革,它踊跃而艰辛地拥抱着外面的世界。

中国最为贫困的少数民族,只是四千多人的聚居规模,为什么不集体搬出大山,而要选择一条如此艰辛的扶贫之路?

记者手记

2015年2月初,我结束了在澳门的采访,那是关于赌场的报道,豪客们一掷千金,导游们则带着旅行团在金碧辉煌的大堂里参观,我的采访对象,要么戴着金表,要么手按筹码,一呼一吸间,精致又胡闹。所以,当下一趟飞机将我带到云南边陲的贡山县——一拖拉机和吉普车混在挑着箩筐的马队里,烟尘滚滚,鸡飞狗跳,人或粗壮或精瘦,都有些灰头土脸,就喟叹反差大了点。

独龙人也爱喝酒

而当地的干部们说,我们要去的目的地还在山的深处,独龙族人居住在高黎贡山的另一面,远离县城。那里一年的降雨是山外的数倍,林深树密,人烟渺渺,即使是县城的人,也没多少去过那里。在公路没有打通的时节,具体地说,就是2015年之前,11月就大雪封山,一直要到来年5月才能解冻,每到冬天,县政府都要发布封山令,长达半年的时间,野猴也翻不过山。“这里是中国最落后的地区之一了。”带路人这么说,我也深以为然。

载着我们的吉普车往山里开,去往独龙乡,首先经过的一块牌子,写的是“国家自然保护区”。

所谓边民,遗世独立,我的心里有些期待了。与赌场的风月相比,这里应该是另一个世界。

1960年,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摄制了纪录片《独龙族》,这是关于这一少数民族最早的影像资料。纪录片的拍摄背景,是毛泽东亲自倡议开展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大调查。作为一种记录手段,电影首次在中国被大规模地运用到田野调查中。

影像中,他们物物交换、溜索过江,将吃的东西挂在树上。缘木为房又或者以穴为居,每一年都要烧山,刀耕火种。解说词里是这么说的,独龙族人还生活在原始社会末期。

55年后,从贡山县出发,四个小时车程,车队在盘山路上转到胃疼,我们擦过了一座座雪顶,然后盘旋而下,于是到达了山谷中的独龙江乡。陡一相见,却吃了一惊,倒不是因为太原始,而是发觉太现代——在乡政府所在的孔当,一切几乎都是新的,新的大楼,新的广场,姚明捐建的新学校,统一的红墙楼房,甚至还有一座独龙族的博物馆。一排排路灯像行道树一样,排列在新铺成的柏油路两边。

怎么说呢,像极了你可以在全国各个地方看见的小城小镇。迎接我们的人都自豪地说,以前不是这样的,这几年国家和省里花了大力气。据说,有那么两三年的时间,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工地,每年冬天封山之前,车队拼了命往山里运输水泥钢筋,好在封山之后依然可以继续施工。当地扶贫办的人说,从设施来讲,独龙江乡在当地大概已经是数一数二了。

我们是一个由多家媒体组成的报道团,同行的还有云南省的副省长和怒江州贡山县的干部,规格不可谓不高。这是有惯例的,独龙江乡是一个明星乡,几任共产党的总书记都来过,共商民族共同发展的大计,独龙族是跨国界生活的民族,不光中国有,缅甸同样生活着独龙族,保证我方的独龙族人民过得更好,也是一项政治任务。

迎接我们的,当然是欢迎晚宴。独龙人有一种奇特的酒汤,将鸡炖在酒里面,最后炖出来的鸡汤就酒香四溢,走过那么多地方,这确实是闻所未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