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27  编辑:dede58.com

江西省修水县余塅乡里的茶山村、小坪村的这些村庄里,平均都有二三十名年近四五十而没有结婚的“光棍”,这些村庄久而久之也渐成远近闻名的“光棍村”。(CFP/图)

屌丝整天在网上叫房价高,政府还可以搞廉租房、公租房与经济适用房,但政府提供不了经济适用妻,这已触及政府权力的物理边界了。也许再过几年,中国男人的互相问候语是“你有老婆吗”,中国男人的一大显摆是“我有老婆”,那画面美得让人不敢想。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假如“剩女”不嫁,农村剩男如何娶老婆。

这段时间,农村天价彩礼及剩男问题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前两天,媒体纷纷转发中青报《“剩女”保持生活质量不愿下嫁 穷人结婚难》,“从维持社会稳定的角度来看,家庭是安抚穷人最重要的组织。让他在有妻有子的牵绊中避免极端的行为”,大家纷纷吐槽说:原来“穷人”的“人”只包括男性,女性不属于“人”的范畴中,更不属于“穷人”的范畴!”

点燃这个话题的,还包括下述两篇报道的一系列报道与记者回乡见闻。2016年2月23日,中青报发布调查《农村“被迫失婚”的大龄剩男密集出现,早婚回潮》;2月24日,新华视点发布《中国农村剩男背后:被天价彩礼压垮的家庭》。

后一篇文章标题有毛病,似乎搞错了因果关系,并非“天价彩礼→农村剩男”,而是“农村剩男→天价彩礼”。下文将阐释这一点。

天价彩礼与找老婆难

先简单描述一下农村婚姻市场存在的现象与问题。

高昂且不断飞涨的彩礼。新华视点文章称,“大概也就在七八年前,豫鄂等中部地区的农村,男方给女方的彩礼也就是俗称的三金三银,金银项链、耳环、手镯各一套。而现在,往往礼金就6万-10万起。”

甘肃庆阳偏远山区的彩礼行情是“万紫千红,一动不动”。万紫,一万张五元人民币;千红,一千张一百元人民币,合起来就是15万。一动,是一辆小轿车;不动,是不动产、房产。让人佩服农民语言的生动。

据《河南商报》2月27日报道,河南农村娶媳妇的彩礼行情是“万紫千红一点绿”,万紫千红就是15万,一点绿就是再加一叠五十元人民币。再往前,2014年年初,山东菏泽农村的彩礼就已经是“万紫千红一点绿”了。这似乎暗示了这个惯例的传播路径。行情从沿海农村波及内地农村,似乎也合乎传播规律。

老婆本的行情上涨,让个人及家庭经济能力差的人没有挑选的余地。中青报报道称,在豫东农村某村庄,2015年年离婚了12对,女的很快全都被抢走又结婚了,男方则只有3个再婚,“其余很可能从此沦为光棍”。

在许多农村地区,离婚甚至离婚有孩的妇女都变得抢手。中青报报道称,在豫东一个村庄里,一户人家就因为无力给二儿子支付昂贵的彩礼,只得给他娶了一位智力有缺陷的女孩。女孩基本不能自理生活,家里人怕她跑丢了,只能成年累月地把她关在屋里,吃饭时,再把她放出来。这似乎有违法嫌疑,不知道记者后来有没有报案?

2016年1月31日,贵州惠水县摆金镇摆榜社区石板村,女方家在清点彩礼。(CFP/图)

性别比攀升 女婴去哪儿

根据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李树茁的推算,中国1980年到2010年这30年间,出生的男性为2.9亿,女性为2.54亿,男性比女性多出大约3600万!

在没有人工性别选择的正常情况下,新出生男女婴性别比在102-107之间,因为男孩在各年龄的死亡率均要比女孩高一些,这个出生性别比大致能维持男女之间的性别平衡。但自1980年代以来,中国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攀升,1982年为108.47,1990年为111.14,2000年为116.86,2004年达到121.18。2014年是单独二孩第一年,这一数字降为115.88。

由于农村家庭对壮劳力的需求、没有儿子容易受到大门大户的欺负及农村有养儿防老并继承家业的习惯,农村地区是“重男轻女”的重灾区。试想要是出生人口性别比正常,这三十年无论是男性少出生1800万左右,还是女性多出生1800万左右,就未必有这么大规模的农村剩男问题了。

现在,在这三十年出生的第一批成人已经进入了适婚年龄。李树茁认为,从2010年开始,中国将经历长达几十年的剩男问题,“1980年代后出生的男性中,将有10%至15%的人找不到或不能如期找到配偶。考虑到边远地区是婚姻挤压的最后一级,农村失婚青年的比例要高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