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19  编辑:dede58.com

常州外国语学校家长维权之后,污染地块迅速更改了修复方案,短短5天内就通过了专家评审。但新方案疑窦重重,并未能解决当地污染问题。

常州外国语学校(以下简称常外)污染事件在2016年2月份已见诸报端,经央视报道才在最近引起全民聚焦。目前舆论都在追问学校选址、环评、监管责任等问题,似乎是在讨论一个历史事件。但是,引起污染的工业地块现在已经被治理干净了吗?其实未必。

此次事件是有毒气体飘散到常外引起的,有毒气体的来源是常外北边的施工工地。这本是3家工厂(以下合称常隆地块)的环境修复项目,包括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农药厂、常州市华达化工厂(华达)、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常宇)。2014年3月,地块内开始进行修复工程。

简单来讲,这个修复工程是挖出受污染的土壤并运至其他地方处理。由于土中的污染物主要是具有挥发性的化学物质,2015年12月常外校内出现异味,部分学生身体出现不良反应,引发了后续家长维权事件。当地环保局下达限期整改通知书,2016年1月3日,修复工程全面停工。

接下来应该是调查取证和追责。常外污染事件是否可以避免?答案是肯定的。国内外类似的污染修复施工现场都会使用密闭大棚,罩住开挖区域,防止有害物质扩散到大气中,影响周边居民。常隆地块的修复方案是由常州市环境科学研究院于2013年8月制定的,在修复方案中是否已要求使用密闭大棚?如果没有,那么,修复方案的制定方和审批方可能需要对污染事件负责;如果有,那就是施工单位并未遵照方案要求设置密闭大棚。

然而,当时并没有等来对任何单位或个人的追责。1月15日,新北区政府忽然将该地块调整为绿化和公共配套设施用地,修复方案调整为在受污染土壤上层覆盖黏土,而并不继续清除地下的污染物质。1月20日,调整后的修复方案通过专家评审,修复工程随即再次启动。2月2日,现场施工完成。2月15日,工程通过验收。

常隆地块土地用途突然变化的原因我们无从得知,但修复方案的彻底改变却让人疑虑丛生。在新的修复方案里,黏土层的堆高需要充分的计算和论证,还要考虑地块外的防护措施。而从2016年1月15日土地规划用途更改到1月20日专家评审通过新修复方案,这仅仅只有5天时间,不得不佩服编制单位和专家们的高效率。

更重要的是,根据新北区环保局公示出的《常隆(华达、常宇)公司原厂址地块污染场地土壤修复调整工程验收技术方案》,常隆地块土壤和地下水中的污染物清除工作远远没有结束。截至2016年1月,当地完成了常隆地块一期(共两期)区域95%的污染土壤清挖工作,然而由于底部和边界部分区域存在超标点位,这些区域的清挖范围需要外扩或加深清挖深度。二期区域的土壤清挖工作并未开始,整个地块的地下水修复工作也并未开始。因此,常隆地块地下仍然存在大量污染物。

将修复方案改为在土壤表层另外覆盖黏土,确实可以防止地块内的人接触到被污染的土和地下水,并阻隔污染物通过地块内的地表挥发到空气中。然而该地块的地下污染物是可以长久存在的特殊化学物质,它们可通过流动的地下水迁移到地块外,并挥发到空气中。常隆地块东边和西边均是住宅小区,南边是学校,这些地方的居民仍然受到常隆地块污染的长期威胁。

另外,常隆地块的修复验收亦存在不少疑点。首先,常隆地块包括一个原农药厂,然而验收监测时并未监测特征污染物——农药。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公布常隆地块的所有土壤和地下水调查报告,以及健康风险评估报告,向公众释疑地块内存在的污染物类别、浓度和分布范围,以及最终修复目标制定的依据。

其次,根据《常隆地块土壤修复调整工程验收监测情况介绍》,验收监测只采集了10个土壤样品,根据每个样品代表的区域面积和平均覆土厚度来算,每个土样代表的土壤体积大概为271至28734立方米;但《场地环境监测技术导则》(HJ25.2-2014)中规定,每个土壤样品代表的土壤体积应不超过500立方米,因此验收监测的土壤样品数量不足。

再次,调整后的修复方案是长期控制污染物的暴露风险,验收需要长期的若干次监测来验证,然而常隆地块验收监测只在2月3日这一天进行了采集分析检测,随即通过了专家评审,专家验收意见中并未提及以后需要做长期监测。奇怪的是,有关单位几天后编写了《常隆(华达、常宇)公司原厂址地块环境监控方案设计工作大纲》,准备制定五年的长期监测实施方案。难道不应该等实施完长期监测方案后再完全验收吗?为什么该修复项目的验收如此匆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