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15  编辑:dede58.com

(CFP/图)

5月21日中午,广州番禺区政府公布一名叫嘉嘉的4岁自闭症患儿在康复机构因病抢救无效死亡事件调查结果,称该机构实际经营项目与登记经营范围不符。因其存在发布虚假广告的违法事实,区公安部门以涉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并将根据侦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理。

据嘉嘉母亲告诉媒体,孩子生前一直在这家名为“广州特殊儿童体质训练基地(广州天乃道营养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接受康复训练。该训练基地接受一种被基地创始人称作“全新”的全封闭康复训练,死亡前,嘉嘉和其他参加训练的孩子曾进行野外拉练20公里。事发后,这家康复基地的训练方法引起了极大争议,孩子父母也一直奔走在工商局、卫计局等各个政府部门,希望为孩子讨个说法。

事实上,嘉嘉惨剧的背后是我国儿童精神疾病治疗领域重重问题的暴露。

“儿科医生缺全社会都知道,精神科医生也缺,儿童精神科医生和大熊猫一样珍贵,掰着手指都能数出来。” 北大六院副院长、北京市孤独症康复协会培训部主任郭延庆感叹。在北大六院,儿童病房仅有40张床位,但已经是“全国较大”的了。

为解决儿童康复训练问题,一年前,北京大学医学部、北大六院和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合作成立了北大医疗儿童发展中心。未来,将在在北京及中国一线城市开设30家孤独症儿童发展培训中心,预计将完成对上万名患儿的康复训练以及上万名家长进行培训,希望能真正在领域内做出规范的康复培训模式。

“家长都在向我们抱怨没有公立医疗机构做这类康复教育。政府应该重新重视精神疾病儿童的特殊教育问题。”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后、国内研究儿童心理行为问题的领头人、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北大六院)教授王玉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以往,各城市都有特殊教育的学校,但因为各种因素都渐渐取消了。

和成人精神病不同,患儿出于年纪小、或是精神状态等原因,很难自我描绘自身疾病的状况,且往往缺乏技术手段来验证,这就需要家长和医生反复的劝导。就诊之后,儿童精神病的康复需要大量时间,有的患儿需要在康复机构长期治疗,特别是自闭症等复杂精神问题。于是,社会上鱼龙混杂的康复机构遍地开花,上文提到嘉嘉所在的康复机构便是如此。

“北京就有七八十家自闭症康复机构。”郭延庆说,过去的二十年里,很多康复机构往往都是家长因孩子患病自己开设的,但由于没有规范和统一管理,良莠不齐。

我国儿童精神疾病患儿依然在逐年增多。“儿童的心理障碍或者叫精神障碍种类非常繁多,除了阿尔茨海默症儿童没有,所有的成人精神疾病在儿童身上都有可能发生。”北大六院儿童心理卫生中心主任刘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刘靖解释,这包括发育障碍、情绪行为障碍等多种疾病,自闭症就是发育障碍的一种。其中,最常见到的是,情绪障碍方面的疾病,包括分裂焦虑障碍、恐怖症、焦虑症等。而成人中常见的抑郁症、双向情感障碍在儿童中也经常看到。

在国外,儿童精神疾病的患病率一般在10~20%之间。中国,还没有大样本的调查数据。但就湖南省的统计数据来看,抽样儿童精神障碍患病率达到了14.6%,有的地方的数据达到20%。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0-14岁儿童共有2.67亿,按湖南省的抽样数据算,儿童精神病患儿高达数千万。对比强烈的是,全国的儿童精神科医生只有300人左右,呈现了极大空缺。而目前我国不少二三线城市甚至没有一间医院开设儿童精神科。满头白发、年近八旬的王玉凤教授仍在临床第一线,因年迈而视力减弱的她,看研究报告眼睛几乎贴在了纸面上。

“如果社会、慈善组织都积极关注,越来越多的医生加入,政府补贴一些康复训练的费用,这些精神疾病儿童就有希望了。”王玉凤满怀期待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