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13  编辑:dede58.com

久牵志愿者定期为孩子们开设各类兴趣爱好培训课程,无需缴纳任何费用,唯一的要求是一旦开始学习就要坚持到底。(久牵提供/图)

班富俊距离去联合国难民署工作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2016年3月17日,18岁的班富俊收到了世界联合学院全额奖学金的录取邮件。如果一切顺利,完成三年国际预科证书课程后,她将有机会继续上大学。

作为上海近百万流动儿童中的一员,班富俊于2008年从老家安徽霍邱县到上海与父母团聚。因父亲班升启在建筑工地从事打井的流动性工作,让她难以达到可在上海异地高考积分条件。为了不与家人分开,2014年班富俊去了上海一所成人中专学校读书。

“如果不是久牵,我不可能有机会上大学。”班富俊口中的“久牵”——上海久牵志愿者服务社(以下简称“久牵”),是一家为贫困青少年尤其是来沪务工人员子女提供优质、免费课外教育的公益机构,至今已服务数千名流动儿童。

自2010年加入久牵,班富俊找到了“多才多艺”的自己,她学会了画画、唱歌,还有摄影。“她在文学创作中妙笔生花,铅画纸上浓墨重彩,她的歌曲绕梁三绝。”这是班富俊当选上海唐镇中学“闪耀之星”的颁奖词。班富俊说,她的成长得益于久牵丰富、科学的课程设置及教学方法。

每个学生可以免费自行挑选喜欢的课程,久牵创始人张轶超唯一要求是:“一旦选完课程,必须按时上课并完成练习。”

一次在久牵图书角看书,班富俊从《追风筝的人》一书中找到了去联合国难民署工作的梦想,梦想跟出人头地无关,却与公平有关,“同样是孩子,但命运很不公平,我有义务去帮助他们。”

可是,那时班富俊连参加高考的资格都没有。这个看似异想天开的梦想,没有被久牵忽略,他们还有一线希望——世界联合学院。

世界联合学院是唯一面向全球提供国际预科学历的国际学校组织,提倡在不同民族、文化、种族、宗教以及社会经济背景的人群间发展关系,增进理解。目前在世界各地设有15间分校,中国分校设在江苏常熟。

在久牵志愿者老师的帮助下,班富俊连续报考两年,终于如愿。班富俊说,她会继续努力,为实现梦想要考取国际大学。

谁也没想到,当年张轶超听从了一位朋友的建议,从此久牵就成了打开了包括班富俊在内的不少流动孩子命运的另一扇窗户。2006到2014年,久牵成功送出去7个农民工孩子。

像班富俊这样品学兼优的孩子,在久牵还有不少。张轶超十几年来坚持的初衷从“班富俊们”身上得以体现:为因贫困、身份而无法发展的孩子提供一个公平接受教育的机会,以唤醒其作为个人的自由天性和公民意识。

2001年,24岁的张轶超从复旦大学哲学系毕业,他希望致力改善上海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的研究。五年后,久牵创立。2008年,久牵正式在上海浦东注册成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张轶超说,“久牵”是寄托“久久牵手”的寓意,希望能够坚持不懈地为上海流动儿童成长提供帮助。

“当初没什么规划,孩子们有需要我就想一直做下去了。”戴着厚厚眼镜的张轶超谈起久牵的发展,语气平缓而从容。他不喜欢把观点挂在嘴边,更在意的是每个孩子切切实实的成长。

久牵的前身是上海第一支农民工子弟合唱队,模式从“打游击”开始。久牵的第一批启动资金由合唱队募捐而来。正如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里那些“问题少年”通过音乐找到了自我,张轶超相信音乐能给孩子们带来快乐和希望,于2006年在上海江湾镇一所民工子弟学校组建“放牛班的孩子”合唱队。

没想到的是,该民工子弟学校突然搬迁,刚刚组建的合唱团濒临解散。看着孩子们渴望的眼神,张轶超不忍解散,他们东奔西跑,在棋牌室、操场,“像打游击一样,哪里有场地就在哪里练习”。

那年5月,练习了两个月的合唱队登台上海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吸引近300名观众,募集资金达10万元。张轶超用这笔钱租借了教室,“放牛班合唱团”也成为了久牵的固定项目被保留下来。“小到一本图书,大到放牛班的孩子合唱团,都在不断提醒着我:这些孩子有着和城市同龄人一样的求知欲和实现自我的梦想。”在一次公开演讲上,张轶超说。

十年来,久牵从最初36名孩子发展到如今200多名;场地从一间小教室,到如今三个中心,志愿者老师过百名;为孩子们组织开阔视野的国际交流活动,学会感恩的回乡之旅等。

这一切到底能给这些孩子带来什么,张轶超心里一开始没底,甚至得不到家长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