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09  编辑:dede58.com

陈一丹首次公开回应:卸任首席行政官跟做公益没有关系。(南方周末记者 李洁茹/图)

教育是社会最复杂的一个体系,见效最慢,却是推进人类进步的核心。

公益起于发心,发心是关键的,但做专业公益不是只有发心就行。专业公益人要不断学习,不断提升,公益做好了,有了效果,那么公益的心就能转化为能量,对这个社会有意义。

在海拔两千多米的云南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青华乡见到陈一丹,清瘦的身躯和清晰可见的白发给南方周末记者留下深刻印象。如果不是偶有工作人员上来跟他沟通工作,南方周末记者难以将眼前这位一身低调行头的中年男子与亿万富翁、腾讯主要创办人的身份联系起来。

除了腾讯主要创始人的身份,陈一丹在公益领域的头衔、称号同样夺目。比如,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发起人兼荣誉理事长、武汉学院创办人、2015年“中国首善”“中国互联网公益教父”“中国十大慈善家”等等。

自2013年卸任腾讯首席行政官后,陈一丹全身心投入教育公益事业——建学校,捐赠图书馆,设立教育奖学金。据不完全统计,陈一丹个人捐赠金额累计超过40亿元人民币。而他的兄弟伙伴马化腾也被评为2016年“中国首善”,也就是说,“中国首善”榜上有了两位腾讯创始人。

2013年,在陈一丹主持下,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出资5000万元,与深圳市福田区政府合作,创办全国首家“公立非公办”学校——明德实验学校,试图探索公办教育综合改革问题。不仅如此,他还“要帮民办教育松松土”,创办“非营利民办大学”武汉学院,2015年首期基建投资达高达20亿元。

不过,还没等人们缓过神来,他的视野已经延伸到全人类。2016年5月22日,陈一丹捐赠25亿港币在香港设立“一丹奖”,这个堪称全球迄今为止最高额度的教育类奖学金,以鼓励全球为教育做出卓越贡献的个人或团队。对这个奖项,陈一丹寄予厚望:“设立突破宗教、种族、国家限制的人文鼓励奖项,旨在鼓励倡导人类对宇宙人生的领悟和贡献。”

“为什么要卸任腾讯要职专门做公益?”这个被外界一直好奇的问题,他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中做出了澄清,陈一丹说:“其实卸任首席行政官或者退出管理层跟做公益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坦言,在互联网高速发展时代,作为腾讯“守门人”的压力,让他每一天都很紧张,所以“在给腾讯未来发展搭好框架后,我想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南方周末:这次云南之行走访农村教育,你对目前农村教育有什么看法?

陈一丹:腾讯很早就开始在做公益,关注农村教育等方面。一开始我们捐钱建学校,但是建好之后发现没老师。2007年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成立后,我们又发起“筑梦新乡村”,开始培育、培训老师。但发现师资力量不集中,效果不明显,于是又建中心学校。但做这些具体的项目只辐射当地人群,对整体农村大环境的教育影响仍很有限。

而我们的专长是互联网,腾讯公益平台聚拢了大量公益项目,这是我们的强项,后来形成的发展思路就是:在公益组织里面,让最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而我们做好这个平台。其中最根本的是网民,让网民亲自考察这些NGO到底做得怎么样,形成一个透明的闭环,网民就越信任。

“美丽中国”选拔优秀的年轻人融入乡村支教两年,我今天除了被一张张笑脸感动外,我还在观察这个项目背后的逻辑,了解专业组织的专业性能不能走长远。“美丽中国”做得到了这点,他们对乡村支教的整套体系是很专业的,只有越专业,公益才会越走越好。

美丽中国(Teach For China)成立于2008年,是北京立德未来助学公益基金会下设的教育非营利项目,其宗旨是“让所有的中国孩子,无论出身,都能获得同等的优质教育”。美丽中国已累积为教育资源匮乏地区输送了约750位项目老师,他们分布在云南和广东170多所中小学的课堂上,影响着超过240,000学生人次,累计教授超830,000节课。

南方周末:在强调公益专业性的同时,你还提出了“公益2.0”的概念,该怎么理解?

陈一丹:随着互联网公益进一步的发展,未来,更多公益组织会聚拢起来,一起来推动互联网公益的蓬勃发展。公益组织未来要继续解决一个痛点,那就是信任。公益项目要有及时的反馈,要增强透明度,加强社交的互动,打破只是一个硬邦邦信息的传递的模式,构建捐赠人、被捐赠者、NGO、志愿者等各个体系之间的联系。所以,这次来巍山访校,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增强腾讯公益平台的透明度,让网友志愿者通过实地走访,将所见所闻写入项目动态,让网友知道自己捐赠的钱起到了什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