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01  编辑:dede58.com

 

酷暑已至,热浪来袭。

2016年7月20日以来,上海每日最高气温均高于35摄氏度,有时甚至达40℃,新晋开园的迪斯尼公园内,游客们也都拥挤在空调乃至厕所附近,无心游玩。江南、华南等多地均持续高温,频频拉响高温红色预警。

热浪(Heat wave)也是气象学中的专业术语,评判标准各地不一。世界气象组织建议高温热浪的标准为:日最高气温高于 32°C且持续三天以上,我国将日最高气温达到或超过 35°C 称为高温,连续三天以上则是高温热浪。

热浪是全球气候变化特征之一,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国内外大量研究关注了热浪和人体健康的关系,比如1995年芝加哥、2003年欧洲高温热浪事件。

2015年6月,医学类权威杂志《柳叶刀》发表的综述总结到,超高温和人类的死亡率、发病率之间有很好的相关性。也有强烈的证据表明,作为气候变化的影响,在很多地区,热导致的死亡率正在上升。

2016年7月29日,上海市疾控中心网站再次发出警示:“市疾控中心已经连续多天接到了多家医院多例危及生命的重症中暑病例报告,因此今年我市防暑工作形势比较严峻,希望市民能够给予足够重视。”

热浪对健康的直接影响可表现为热相关疾病,包括热痉挛、热衰竭和热射病。其中热射病是一种致命性急症,亦称中暑性高热,突然发病,体温高达40℃以上,疾病早期大量出汗,继之“无汗”,可伴有皮肤干热及不同程度的意识障碍等。

2016年7月份以来,据媒体报道,上海、镇江、郑州多地出现热射病死亡病例。

此外,热浪也会使人体某些基础性疾病,如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等慢性病加重而引发死亡,其影响更大。大量文献表明,在热浪的影响下,老年人是风险最大的人群,具有更高的死亡率和住院率。但是不少老年人为了省电,并不愿意开空调降暑。

这也是中国人对于热浪认知水平较低的体现。在上海奉贤区,一位46岁的妇女在2016年7月21日14点左右晕倒在路边,大概3小时后才被人发现送至医院。因为病情过重,患者于7月23日17点30分经抢救无效死亡。

气候变化在发达国家较为重视,公众对于热浪的认知和适应行为调查开展得较多。我国也有学者开展类似研究,结果均表明,我国居民对于热浪认知一般。

哈尔滨市疾控中心在2015年发表的论文称,对于600名18岁以上居民调查发现,仅有 30% 左右的居民关注气候变化,中暑表现、中暑的预防、处理措施以及高温天气自我保护知晓率均不到20%。在气候变化、教育问题、 公众健康、薪资收入、住房问题、食品安全、环境污染、医疗保障、物价问题和消防安全十个社会热点问题中,气候变化列第六位。对于重金属污染与健康、气候变化与健康、饮水安全、卫生的社会决定因素、烟草控制、精神卫生、食品安全、营养与健康、空气污染与健康、饮用水安全、传 染病控制、慢性疾病控制十二个公共卫生问题,气候变化列第五位。

同样,北京市顺义区疾控中心的研究也表明,居民对热浪的感知度处于中等水平:48. 3%的居民认为北京地区热浪事件不是很严重。一旦发生热浪事件,同样是48. 3%的居民认为热浪对自身健康的影响一般。

在南京和广东开展的调查也有类似的结果,南方周末查阅的文献中,唯有福州的受访者总体上对高温热浪影响感知较为强烈。福建师范大学的这项研究表示,这可能与受访者普遍经历高温热浪有关——79.83%的受访者曾经历过高温热浪。

此类调查结果均表明,受访者愿意采取行动应对热浪。但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和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论文提出,研究结果可能高估了人群的适应行为,因为他们所选择的很可能是自己认为应该采取的措施,但实际上不一定已经采取。

国际经验表明,通过采取一些简单的应对和适应措施,比如开辟临时的避暑场所,对独居老人强调空调的作用等,可以减少热浪对健康的损害。但目前我国对热浪及其影响的报道、相应的指导和建议等,向公众宣传的还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