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53  编辑:dede58.com

2016年10月3日,北京。继中秋节重开自驾游项目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在“十一”长假迎来客流高峰。发生伤亡事件的东北虎园处于关闭状态,但游客可在观赏区观看笼子里的老虎、黑熊。园方派了工作人员在铁笼旁维持秩序。(视觉中国/图)

自驾游线路可能让人产生麻痹心理和错觉,4年前事故中的司机也犯过同样错误;游客签的是格式协议,园方的一些安全保障措施仍然存在漏洞,风险和责任被转嫁到游客身上。

事发后,六辆巡逻车用轰油门、鸣喇叭等办法“共同驱虎”,16多分钟后才有人下车施救,死者的死因是创伤性、失血性休克。记者在办公区里看到一支枪,保安说是玩具枪。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负责人称,园方对此事不负任何责任,承担15%是基于道义的补偿;拒绝让当事员工受访,“自说自话没有法律效力,以第三方机关的调查为准”。

10月中旬,在事态看似将要平息之际,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袭人事件的女主角赵青突然发声。

这个曾被贴上“作女”“小三”“医闹”等各种标签的女子及其家人首次向媒体详述事件的经过,并将矛头直指动物园和负责调查此事的当地有关部门。

2016年7月23日,赵青一家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自驾游,行至东北虎园时,下车的赵青被老虎攻袭受伤,下车救女的赵母不幸身亡。

8月24日,延庆区联合调查组公布调查报告,认定这起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将事发原因归结为这对母女的违规行为。

按照赵青的父亲赵文的说法,此前家属一度保持沉默,是因为女婿在一个敏感单位工作,担心网络炒作引起单位对女婿的误解;另外,他们原本期望在政府有关部门的督促下,与园方通过协商解决善后赔偿问题。但调查报告出台后,园方的态度发生了“根本转变”。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了当事双方,并进行了包括实地体验在内、为期两周的调查。

创新项目与危险先例

国家并未设立行政审批,行业也没有相关标准。

32岁的赵青是安徽马鞍山市当涂县人,曾在当地一家大企业做项目申报。丈夫刘元在北京市延庆区某单位工作。二人育有一个两岁多的男孩。

在出事前两个月,为了让孩子有一个更好的将来,赵青辞去原本不错的工作,将自己和孩子的户口迁到北京,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赵青的父亲赵文和母亲周克勤均已退休。出事前一个月,周克勤也到了北京,她主要是来帮女儿照顾外孙的。这个孩子打出生后就一直由她来带。

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刘元经常出差,往往一出去就是十多天。7月中旬,在新近一次出差回来后,他和赵青商量着周末全家出去玩玩,以弥补对老人、孩子的亏欠。

在刘元一位朋友的推荐下,他们决定去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这个动物园离住处不到十公里,但他们从未去过。全家人此前也从未有过游览野生动物园的经验。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号称是全国最大的山地野生动物园,自1998年以来一直由一家名为“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的民营企业经营。相关资料显示,该公司与秦皇岛野生动物园同属“秦龙(国际)集团”。工商资料显示,该集团董事长李晓明曾担任两个动物园的法定代表人。

2002年,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设立了一个创新的游览项目——自驾游,允许游客驾驶私家车进入猛兽出没的园区游玩。根据其宣传材料,这是景区“最刺激、最新潮”的游览方式,可以“尽情地和猛兽零距离接触”,“感受那丛林野兽擦肩而过的心路刺激之情”。

不过,危险与刺激相伴。2012年10月27日,65岁的河南南阳退休职工刘女士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自驾游时,因下车小解被老虎咬伤。

同属秦龙国际集团、同样经营自驾游项目的秦皇岛野生动物园也出过事。2015年8月12日,一名自驾游的女游客在下车时遭到老虎攻击受伤,后不治身亡。

除了自驾游项目外,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还发生过多起虎伤人事件。在媒体报道中,游客爬与其相邻的野长城而误入东北虎园,这样的事情至少发生过三次,共造成两人被老虎咬死。2014年8月31日,该园一位巡逻员在猛兽区下车时被孟加拉虎咬死。

7·23老虎袭人事件发生后,延庆区成立了由区安监局牵头的六部门联合调查组,并于8月24日公布了调查报告。报告中说,关于野生动物园自驾游项目,国家并未设立行政审批,行业也没有相关标准。

“生死协议”与“安全教育”

工作人员宣读完入园注意事项,用时仅1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