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39  编辑:dede58.com

一些粉丝的头目在公演前为到场的粉丝派发荧光棒和歌迷牌的单张。(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4月6日《南方周末》)

粉丝们之所以如此痴狂,就在于可以直接面对他们的偶像。“可面对面”的偶像,完全颠覆了传统银幕偶像高高在上或遥不可及的形象,造就了养成系偶像对粉丝的致命吸引力。

门票只用80元,握手券折合人民币大约40元一张,一张券可以与一位女偶像握手十秒。边际成本不高成为这种模式得以成功而不是半途流产的重要原因,这也是为何粉丝群体中,四成左右为囊中羞涩的学生。

这是一个逻辑简单的真人养成游戏:哪个女偶像受的关注多,粉丝砸的钱就越多,偶像的人气也就越高,她就越有机会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明星。

阿彬身材瘦小,肤色较黑,曾在英国留学。周一到周五,他是华南某985高校建筑设计研究院的研究员,周五下班后,他是广州市林和西路159号中泰国际广场3楼剧场的一名常驻粉丝。

剧场的主角,是由年龄从13至22岁不等的女孩们组成的偶像团体广州GNZ48。每周五六日晚上,女团会在大约能容纳300名观众的剧场里演出。

2017年3月24日,周五晚上,是该女团第一场原创公演。数百个“阿彬”汇聚到这里。他们有人从上海请假飞来,有人从香港乘火车入境,有人坐五个小时大巴来,甚至有日本大叔号称正好来广州出差顺便看她们。

有钱人、学生哥、工程师、精算师、银行经理、程序员,在剧场之外“阿彬”们的身份五花八门,但来到剧场,他们统一称自己为“饭”(粉丝),每个女偶像有一个粉丝自发组织的应援会,应援会负责人一般被唤作“饭头”。

阿彬在粉丝圈内也算小有名气,除了当过“饭头”,也是大家眼里的“单推王”(圈内把为偶像投票最多的人称作“单推王”)、“花钱投票的人”。

阿彬曾在2015年48系女团总选举中,一口气投了5000票,换算成人民币花费超过10万元。目前,中国48系女团成员中,人气第一也即帮公司“捞金”最多的是上海团SNH48的鞠婧祎,在2016年总选举中斩获23万票。

这是一个逻辑简单的真人养成游戏:哪个女偶像受的关注多,粉丝砸的钱就越多,偶像的人气也就越高,她就越有机会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明星。

从花钱开始投票的那一刻起,阿彬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类偶像叫“养成”系。

“真人芭比娃娃”

周五傍晚,中泰国际广场的人流明显增大。6点过后,3楼剧场的门口已经来了不少粉丝。小任和同伴刚从上海飞来,作为资深粉丝,他们是不会错过原创首演的。在此之前,GNZ48演出的曲目和舞蹈都是照搬日本和上海的内容。

演出开始了。现场一下子变得像一场球赛,粉丝们脖子上围着写有偶像名字的毛巾,手上挥舞的荧光棒节奏一致,加油声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大大盖过台上的歌声。因为口号整齐划一,他们曾被围观群众误以为是花钱买来的职业粉丝。

当其他粉丝在疯狂地呼喊时,只买到站票的外地“饭”小任却显得有些不在状态,他大部分时候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机。“主要是来看人。”小任并不避讳地说,公演看一场两场可能还觉得新鲜,八场十场下来,就不是特别吸引人了,很多粉丝并不怎么看表演,主要是看人去的。

小任的偶像是一个叫刘倩倩的女团员,今年23岁,福建人,家境一般。刘倩倩高中时为了补贴家用曾在餐馆打工,报名参加偶像选拔后,因为没钱住宾馆,只能连夜坐硬座到广州参赛。不过小任对此一概不知,也不在意,粉她的唯一理由就是“她长得好看”。

一场公演的门票是80元。对小任来说,看将近三小时的演出的意义,抵不上演出结束后和女团员击掌的那十几秒。所以一模一样的演出,小任连买了三晚的票。这在圈子里再正常不过,3月24日、25日、26日,南方周末记者看到绝大多数粉丝连续三天到场。

GNZ48星梦剧院在2017年春节后的每一场公演,阿彬都没落下。在广州从事游戏软件开发工作的董忧(ID名)也是场场必到。他笑称自己来看公演是“上班”,傍晚六七点“到岗”,直到深夜目送女偶像离开剧场登上回宿舍的中巴车,他才“下班”。有的时候因为特殊原因,“下班”时间会到凌晨两三点。

粉丝们之所以如此痴狂,就在于可以直接面对他们的偶像。“可面对面”的偶像,这一概念由日本词作家秋元康在AKB48女团中首度使用。它完全颠覆了传统银幕偶像高高在上或遥不可及的形象,造就了养成系偶像对粉丝的致命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