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25  编辑:dede58.com

9月9日晚,“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在北京师范大学启动。 南方周末记者 谭畅 摄

2017年9月9日晚,第33个教师节前夜,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联合30多家组织机构联合发起的“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在北京师范大学曾宪梓教学楼103教室启动。

这是一间特别的教室。2014年教师节当天,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来北师大看望教师学生,就在这间教室与师生进行了座谈。他当时谈到很多农村基层小学老师很辛苦,收入不高,希望各级党委和政府为他们排忧解难;同时也鼓励“有志青年到农村、到边远地区为国家教育事业建功立业”。

三年后,一万多名来自云南、广西、甘肃、河南、新疆等省份试验县的乡村青年教师通过网络远程的方式参加了这场特别的“开学典礼”,未来他们也将同样以网络远程的方式接受上述公益计划的培训。国务院参事、友成基金会副理事长汤敏表示,乡村教师代表着乡村教育的未来,但由于城乡发展不平衡下的多种因素影响,乡村教师的职业吸引力仍然不够强,“下不去、留不住、教不好”的现象依然存在,严重制约了乡村教育的进一步发展。

目前,全国约有330万乡村教师,占全国教师的四分之一,其中约有98.3万名35岁以下的青年教师扎根乡村教学第一线。

“工资比普通公务员高”

“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缘起于一份递交到高层的报告。

汤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年前,他参与的一份反映乡村青年教师状况的报告递交到高层。此前,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要求各地依法依规落实乡村教师工资待遇问题,努力造就一支素质优良、甘于奉献、扎根乡村的教师队伍。

报告转至教育主管部门后,相关领导联系汤敏,希望在官方的支持计划以外,民间也有社会支持公益计划以便集合影响力,发挥社会力量之所长,共同助力乡村教育。

2017年6月,各联合发起机构在教育部召开的讨论会上形成了“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雏形。计划服务对象是老、少、边、穷、牧地区新入职或有需求的乡村青年教师、特岗教师,以三年为试点期限,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为乡村教师成长提供解决方案。

教育部教师工作司综合处处长宋磊出席了启动仪式,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乡村教师是目前教师工作的重心与短板,“来源其实不紧张,包括每年国家招聘的特岗教师和本乡本土毕业生,数量上能满足。困难在于留不住,老师在农村干不长。”

宋磊还发现,目前导致乡村留不住青年教师的首要原因可能已不是薪资待遇,而是青年教师在农村感到缺乏社会支持,心理上非常孤独。

“乡村教师是社会一致赞成涨薪的群体,政府这几年也做了很多努力。至少账面工资来看,很多乡村教师是比普通公务员工资要高的。”3月,宋磊去云南怒江时认识了一位乡村教师,每月工资6000元,“我问他和当地公务员比怎么样,因为旁边有教育局同志,他把我拉到一边说,我的工资比他们高,一年还有两个假期。”

但是,在城市接受过教育的教师再回到乡村任教,往往会体验到一种城乡二元结构带来的孤独感。“他身边都是留守的妇女儿童,没有同一层次的人,容易感到挫败,精神生活上的要求比较难满足。这也是他们留不住的原因,因为在农村孤独。”

宋磊说,这些困境难以通过行政力量解决,所以须呼吁和动员更广泛的社会力量共同支持乡村教师,关注他们的职业发展、身体与心理健康。

乡村教育永不落幕

启动仪式上,北师大免费师范生刘馥源分享了他暑期在河南一所乡村中学支教的见闻。由于种种原因,最终到达这所乡村学校的财政拨款远远不足;师资力量匮乏,导致一位有60年教龄的老教师还不能退休。

刘馥源对于乡村教育的前景感到困惑。他问,网络远程培训是否就能弥补城乡教育资源的差异。

面对这个有些尴尬的问题,北师大教育学部部长朱旭东回答,不能因为农村缺乏城市资源,就说农村教育环境不行。“农村一棵大树,孩子爬上去增强了空间认知,这难道没有价值吗?完全可以利用农村环境为学生提供好的教育条件,但这一切都来源于教师水平。”

“乡村教育的困难由来已久,不是今天才有的,所以不能靠一时之功来解决。但当务之急一定是提高乡村教师的水平。”朱旭东说,“互联网时代,一棵大树下也能教好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