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06  编辑:dede58.com

视频截图:王雪梅2012年参加电视节目接收媒体采访。 (优酷/图)

据《第一财经日报》8月26日报道,8月23日,日前视频声明退出中国法医学会的女法医王雪梅回应最高检表示其不再担任领导职务时承认,从今年6月起不再担任最高检察院监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但她表示其作为法医的社会属性不会改变。

据《燕赵都市报》报道,王雪梅虽然不再担任领导职务,但还在最高检任职,从事资料整理工作。

“我特别高兴,”王雪梅说,“我终于让大家知道了,这么多年,我没有从事法医鉴定工作。所有老百姓打电话(求助),我都会告诉他们,我今后再也不做法医工作了。而是从事整理资料工作,你们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了。”

据《京华时报》8月21日报道,17日,大学生马跃地铁内触电身亡一案在北京开庭的前日,身为最高检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的王雪梅发表声明,称该案此前的鉴定荒谬,将退出中国法医学会。

对此,最高检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回应称,王雪梅从今年6月开始就不再担任该中心副主任,最高检透露,王雪梅已多年不从事法医鉴定的实际工作,该中心也从未授权王雪梅就某一具体个案的法医学鉴定发表意见。

最高检的回应也导致了许多人开始怀疑王雪梅声明的真实性。

此外,马跃案也在8月19日开庭审理后尚未宣判。马跃妈妈表示可能再次开庭。8月23日,王雪梅通过马跃妈妈微博表示,其就马跃案出具的个人专业意见已提交审理马跃案的北京市一中院。

王雪梅:清清白白地结束了法医职业生涯

8月23日,不再担任领导职务的王雪梅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其作为法医的社会属性不会改变。

“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迎来了组织对我的免职决定,清清白白地结束了长达30年的法医职业生涯。”王雪梅说。

王雪梅表达了其近30年的高检院法医生涯的颇多无奈,她说:“在1997年,在表面升职实际被边缘化后,我从事法医工作的权利就基本上被剥夺了。2001年,组织以保证生命安全为理由,将我安排在机关大院,被迫彻底远离了开展法医工作的高检技术中心大楼,基本没有给我安排在我的职责范围内应该做的工作。”

为此,王雪梅曾多次提出,“倘若不让我履职,就必须免去我的现任职务,即具有对全国检察机关法医队伍行使管理权的行政职务——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以及具有对全国检察机关涉及命案的重特大自侦案件行使鉴定权、对全国重特大冤假错误的死因鉴定行使监督权的法医技术职务——最高人民检察院主任法医师”。但直到2013年6月,王雪梅才等到了免职决定。

失去了实际法医工作权利的王雪梅也曾通过博客“发声”,已经详细介绍了几十个案例。但前不久,其新浪博客“法医王雪梅”被封号。

王雪梅已做好以后的计划——“过去的30年,我用生命进行司法鉴定。而下一步,我要把我从事法医30年经历的冤假错案,曝光。”据悉,王雪梅新书书稿已完成,近期或将出版。

对于中国法医学会,不会递交书面申请,不参加活动

据南方周末网此前报道,王雪梅发表退出中国法医学会声明后,有记者曾致电中国法医学会,工作人员表示:没有收到王雪梅辞去副会长消息,也未收到其书面退会申请。

而据前述《燕赵都市报》报道,王雪梅对此表示,自己根本不会递交书面申请,不再参加中国法医学会的任何活动就明确表示了她的态度。

此外,她还提到,在视频声明发出之前三四天,中国法医学会的工作人员给她打电话请示工作,她要求对方转告学会领导:“我最近要发布一个公开声明,我要退出中国法医学会,不光是辞职,所有学会的工作再也不参加了。”

退出的原因正是因为“马跃案”,“假如学会觉得丢人的话,可以提前把我开除。国家、人民给予我的荣誉不能被现在的司法腐败玷污。”王雪梅说。

“她是个透明的人”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王雪梅出生在军人家庭,不到14岁就被父亲送去参军。复员后被分配做医务工作。1986年,30岁的王雪梅从西安医科大学法医学硕士毕业,成为最高检的第一任专职法医。

自这时起,她开始大量接触检察机关的自侦案件。此类案件多针对监狱非正常死亡案及国家公职人员刑讯逼供致人死亡案,在当时还处于起步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