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4:57  编辑:dede58.com

四川省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是全国最大的荣军医院,目前仅存29位志愿军残疾军人。这些耄耋之年的老兵,是一场战争最后的记忆。他们带着满身伤痛,顽强地活着;因为他们活着,那些血染沙场、英灵永逝的战友们也就还活着。

战争无情,但军礼无悔;历史无情,因而英雄无悔。

周成松,二级伤残双上肢截肢,80岁四川省乐至县,23军67师201团警侦工连。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1953年春节,周成松随部队入朝。作为战争的补充兵源,他很快被派到了一线与敌军相持。5月份,他参加了志愿军1953年夏季战役。此后,7月27日朝鲜战场迎来了停战。

但停战协定并未就外国军队撤出达成一致,志愿军仍然留在朝鲜,周成松也在其中。1956年2月,周成松所在部队进行军事演习。在挖工事的时候,一枚雷管不慎被引爆,周成松不幸失去双手。1958年,志愿军全面撤军,战士们终可享有长久的和平,却再不是健全的身体——

“我之前做小生意的,参军嘛,就是响应祖国号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1953年夏季战役】1953年5月至7月,促进停战谈判顺利进行,中朝军队在“三八线”发动的一系列进攻战役,歼敌俘敌12.3万余人,伤亡5.4万余人。战役结束之时,也是停战协定签署之日。

叶发坤,二级伤残双腿截肢,80岁成都市金堂县,68军204师611团1营1连。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1953年7月13日,金城战役是朝鲜战场上最后一场大的战役,也是叶发坤的最后一战。

战斗在晚上10点打响,在向一处战壕暗堡进攻时,叶发坤左腿受伤,他翻出战壕求生,然后就是一声巨响。他碰上了地雷,右腿瞬间就没有了。战前,许多战士图省事,没有拿急救包,叶发坤全收了下来,皮带上串满了急救包。他几乎是用完了绷带才将伤腿包扎好。

然后天降大雨,他在地雷形成的凹坑里动弹不得——

“下雨的时候,我翻到凹坑里,把两个反坦克手雷枕到脑壳后头,背上血和水一起流,然后人就昏迷了。”

凌晨时,他醒了过来,口渴难耐。由于不敢喝战场上的积水,只能不时用手指沾一点,润湿嘴唇。

经过一夜的等待,叶发坤被后方部队救下,失去了两条腿。这一天,离停战协定签署还有2个星期。

【金城战役】1953年7月13日至7月2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20兵团向金城地区发起阵地进攻作战,发生于1953年夏季战役中。在这场渡江以来唯一一次战役规模的阵地进攻战中,志愿军歼敌俘敌7.8万,伤亡3.3万余人,是役结束后,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署。

周全弟,一级伤残四肢截肢,80岁四川省南部县,26军77师231团1营2连。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1949年夏天,年仅16岁的农家少年周全弟被抓了壮丁。不到半年,国民党47军起义,营中一兵周全弟被编入解放军三野26军。

1950年10月25日,周全弟随部队开拔。出发时,士兵们只知道要去东北保卫边疆,领到的是大檐帽、胶鞋和单薄的棉衣。直到入朝30华里,才知道他们的任务是:抗美援朝。

秘密渡过鸭绿江后,部队的任务是参与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12月底,连队奉命进入黄草岭,阻击美军海军陆战队第1师。为完成包围,靠着每天三个土豆、身边的雪水和惊人的毅力,周全弟和战友们在雪地里埋伏了三天——

“我们在雪地上趴了三天三夜,最后一天晚上,要下命令开始打敌人的时候,我已经起不来了,脚啊,手啊,都是麻木的,啥事也不晓得了。”

战后,战友打扫战场时发现了一息尚存的周全弟。在陆军35医院,他被截去了双腿双臂。那时,他还不满17岁。

【第二次战役】1950年11月7日至12月2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发起第二次战役。经过初期诱敌,志愿军在西线清川江和东线长津湖畔击败“联合国军”,以伤亡3万余人为代价,歼敌3.6万余人。是役“联合国军”退至三八线以南。

郑光华,五级伤残烧伤,81岁重庆市,12军军部后勤部财务审计处。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郑光华本是重庆会计学院的一名学生。重庆解放后,受身为地下党老师的影响,他参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