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59  编辑:dede58.com

延参法师:字明超,号糊涂山人,1988年剃度出家,现任河北省沧州市佛教协会会长、河北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沧州市水月寺住持、邯郸市蟠龙寺住持、景州开福寺名誉方丈、天津南开画院名誉院长。 (李峰/图)

在网络上,他熟稔各种游戏规则,几乎成了这个浮华世界里的“精神导师”;在现实中走红之后,他则带着徒弟们一直处在马不停蹄的采访和节目录制途中,寺庙成了他的驿站

长沙,清晨大雨,一辆奥德赛在湖南卫视楼下停住。

延参被众徒弟和两位居士簇拥着下车,张罗着带上他的新书、视频设备。拿着手机,放眼雨幕中,他开始思量要发的下一条“治愈系”微博。这一天,从早上8点40开始,他已经发了3条类似的微博。

他的目光落在身边半施工状态的花坛上。花坛内,裹着塑料布躲雨休息的工人,倚在一块石头上,出神的视线也落在延参身上。两人四目相对,但都没有看到对方,只是各自发呆,想着自己的事。

延参开始在手机上写微博,虽然每次都强调只能说方言,不会说普通话,但是拼音输入法却使用得颇为流畅。他时不时抬头继续发呆拿捏用词,然后低下头去写。小徒弟恒庄顺手抢了他的手机,延参无辜地喊着:“我还没写完呢!”恒庄不管,兀自走到他前头去了。

车行一千多公里,上海、北京、沧州、长沙、南京……“自从火了以后”,延参在各种采访中时而这样开头,紧接着他又补充:“其实我一直都很火。”从东方卫视的《80后脱口秀》到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江苏卫视的《最炫民族风》,他带着徒弟们一直处在马不停蹄的采访和节目录制途中,寺庙成了他的驿站。

成名与修行

佛教人士在网络走红,延参并非第一人。微博成就了释道心,也成就了延参法师。

延参试图努力将自己与释道心区别开来。“这种时候,释道心一定会把iPhone和iPad一同摆出来,但我们不会。”恒庄在和延参讨论上节目的时候要不要带iPad时说。延参并不轻易评价释道心,只是强调自己一直处于读书、写书状态,仿佛这便是他与释道心的不同。

1986年出生的恒庄成为延参的“经纪人”。他说他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一年多前因为“向往”才出家。和师父延参不同,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对前来采访的媒体非常了解。他接着一个个约访的电话,为延参安排采访时间,将密集的采访和各种社会活动一一记录到一本小册子上。

“有很多人对出家人不了解,觉得出家人很落后,其实不是的。有人说出家人带着相机有罪,或者喝可乐是不对的。这是什么时代啊,我要从北京来长沙,还得骑个毛驴,要走6年4个月,走在路上毛驴死了,还得两条腿走,这是什么社会啊!”延参手舞足蹈地叫屈,激动时,双手遮脸,面带羞涩;高兴时,双手合十,叉开五指,像刚学会鼓掌的孩子拍手叫好。

因为这段被峨眉山猴子戏弄的视频,延参忽然走红了

如同出家人和现代生活不冲突一样,延参法师认为佛家与成名也不冲突。

“我一直很有名,尤其在‘僧人圈’。我是最早签约盛大文学的僧人作家,因为我平时经常画画写字出书,比其他僧人收入要高很多。”他边说边从徒弟手中接过新近出版的《细语人生》,“我的新书在印刷厂还没下线,就已经卖完了第一版。这样一本书,能卖出个50万册,我一年能写8本。”

周边升腾起一片惊叹声,延参看着众人的反应,做了个无奈的鬼脸,低头沉吟:“对我来说不难。”他挤眉弄眼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这是我被出版社逼得没办法,写的人生豪言壮语。”

“原来我出一本书,稿费才几万块钱,现在出版社跟我要这本书,它得提前半年预定,把钱先打给我。80后工作压力大,生活比较浮躁,在国内写这一类书的人不多,佛教界就更少了,在僧人当中我是第一个畅销书作家。”与“网络红人”的名号相比,延参更喜欢“僧人畅销书作家”这样的称号。

他不承认微博和书中的内容是“心灵鸡汤”,而称其为社会需要的“正能量”:“微博上充满着戾气,我就希望能为微博提供一点健康积极的东西。”

在吃饭的间隙,在电视台化妆间接受一拨拨采访的空档,延参悄悄打开手机,发出惊叹:“哟,你看,这一小会,粉丝又涨了一万。”然后对着下一拨采访的摄像机,延参会说:“这些天,我的粉丝每天都能涨上两三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