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50  编辑:dede58.com

2012年5月12日,云南巧家,其时赵登用仍被定性为“嫌犯”,但他的妻子始终想不通丈夫有何作案动机。 (东方IC/图)

巧家爆炸案“嫌疑人”赵登用的妻子摸到了真凶家,她来回踱步:“当时真想砍他家人”。最终她没有进门。

循着四处打探的消息,赵登用的妻子曾建花摸到了邓德勇家,来回踱步却始终没有敲门而入。她咬牙回忆道,当时我真想冲进去砍他的家人。最终,曾建花保持了克制。

爆炸案卷入的丧失清白的人,不只是赵登用一家,还包括巧家县缺少突发事件应对经验的基层官员。

2012年8月7日下午,正在云南曲靖一家国有煤矿挖煤的赵登贤,接到了巧家县公安局的电话。“你弟弟是清白的。”

他的弟弟赵登用,此前被认为是一起震惊全国的爆炸案的犯罪嫌疑人。2012年5月10日上午,云南巧家县白鹤滩镇花桥社区便民服务大厅发生一起爆炸案件,导致4人死亡、16人受伤。赵登用被定为犯罪嫌疑人,动机则被表述为“报复社会”。

在赵登贤接到电话前几个小时,昭通市公安局向外通报了“5·10爆炸案”的最新调查结果:赵登用系被以100元的价格雇用,携一装有炸药的黑色背包,进入巧家县花桥社区拆迁协议签约现场,迤博村的两名村民用手机遥控引爆了背包内的炸药。“赵登用并非参与预谋,他也是受害者”。

三个月前的爆炸终于尘埃散去。一个无辜者的家庭在过去的88天里经历了什么?陷入另一场舆论风暴的当地政府又经历了什么?检视过去的三个月,我们能所遇见的不只是在灾难面前惊慌失措的赵家,还有在突发事件前仓皇应对的基层官员。

儿子死在县城

“快给我两个儿子打电话,告诉他们家破人亡了。”

赵登用一家自证清白的努力开始于爆炸发生后的10小时。爆炸让整个县城陷入慌乱,但距离县城140公里的包谷垴乡张家梁子仍一无所知。从未去过县城的黄兴聪在低矮的土坯房里哄着一岁半的孙子,老伴赵举朝准备翻过一道山梁去刨地,儿媳曾建花在院子里拌着猪草,三个儿子都在外面出卖苦力。

据赵登用的母亲黄兴聪回忆,当晚10点,辗转难眠的她出门四处转悠,邻居突然大叫一声:你家咋那么多电筒亮着?黄于是返回了家中,十多名警察要求她打开所有房门。沉睡中的老伴赵举朝被拉醒,要求配合警方调查。

搜查无果后,黄兴聪和老伴、儿媳、孙子被带到了包谷垴乡派出所。直到第二天清晨,黄兴聪并没有从警方哪里获知到底发生了啥。中午时分,儿媳曾建花跑来询问:是不是赵在县城里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为啥网上说赵登用炸的,又说一个女人抱着孩子炸的”。

5月11日下午,一辆警车将这四个人拉去了巧家县公安局。笔录完成后,黄兴聪住进了公安局包下的一家旅社。

离开山村的路上,黄兴聪告诉走过的村里人,“快给我两个儿子打电话,告诉他们家破人亡了”。远在曲靖的赵登贤已经觉察到了什么。这一天的中午,两名民警赶来他所在的煤矿,询问他是否接触过炸药。“我们煤矿是用挖掘机,从不使用炸药。”

接到了村里人电话后,他骑上了自己的摩托,朝着曲靖市区出发,从昆明赶来的大哥赵登继在那里等他。两兄弟会合后,赵登贤拉着自己的大哥驶回巧家。

5月12日下午始,赵登贤一家便在自己租住的旅社一楼大厅,接待来自全国的记者。当过兵的赵登贤成为了这个家庭的发言人。他会好好收起递过来的每一张名片,然后对每一个来者叙述兄弟简单的人生。

每当记者提到对赵登用“性格孤僻、言行极端、悲观厌世,有报复社会心理”的描述,赵登贤会提高分贝反对,甚至斥为恶意。他小心呵护着兄弟本分老实的形象。

最初的几天,赵登贤一度声音沙哑,甚至连续两夜都没有合眼。为了增加影响力,赵登贤在两家门户网站的电话邀请下,靠口述发布自己的微博。数天里,粉丝一度破万。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又带着记者,四处寻找跟兄弟认识的工友,“我夸自己兄弟没有用,要让外人评价”。

黄兴聪不断回忆最后几次见到小儿子赵登用时的细节,但始终难以说服自己接受儿子“报复社会”的说法。她最后一次见到儿子是在5月4日。赵登用带着妻子和儿子回到了家里,他花了1000元买了两个猪仔,还帮助两位老人栽种了田里的玉米。叮嘱在家的曾建花好好养猪后,赵便独自一人返回了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