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34  编辑:dede58.com

富士康的生产车间内,一名“线长”正在巡视流水线 

一辆接一辆的大巴车把成千上万稚气未脱的孩子送进富士康。现场混乱不堪,一些孩子连行李也找不到。陈女士站在门口,孩子在里面只隔了一个铁门,却感觉怎么也看不见,抓不着

9月12日,苹果公司发布最新产品iPhone 5,场面火爆。而“中国之声”的报道称,因为苹果的供应商富士康(淮安厂区)缺工,江苏淮安政府曾强制当地众多高校学生集体去该厂“实习”。很快,有网友爆出富士康淮安院校“实习生”报到接待一览表。

几经周折,记者联系到表上富士康负责接待安排的总指挥刘副理,他先是极力否认。记者多方质疑,刘副理最终以“这个事公司有规定不能说,我也很为难,你去联系新闻发言部门”为由仓促挂掉电话。

实习还是被实习

9月6日晚,联系上陈明的时候,他已经回到学校。采访过程中,他时不时地问记者:“你说我不会被学校知道吧?你要替我保密的吧?”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受到了惊吓的小猫。

作为此次“被实习”者之一,这名淮阴工学院的大四学生没有想到,富士康“实习”会降临到自己头上。“我所在的学校是所本科院校,整个系除了在外地实习还有考研的都去了,上面不敢拉太多人,只要了200人。”

由于不甘心“被实习”,9月6日中午,陈明和一群同学从富士康“逃”了出来——门卫和保安都没有阻止,只是收了胸卡和工作服。“可能是感受到媒体的压力,现在这个事情已经成为各大网站的头条。”

“我们一大群男生约二十几个,都走了出去;女生那边也很想走,但校领导挡在楼道口劝她们回去……校领导说政府给学校施压,希望学生能够理解……委婉地以毕业相威胁,许多女生又走了回去。”

最初,学校以及富士康发给学生们一份协议,要求他们在这份三方实习协议上签字,以证明学生在此次事件中是自愿而非被动的角色。后来,学校又发了一份自愿书。“很多同学最后都没有签,但学校强迫党员和学生干部签。”

“本来说是实习一个月,可进到富士康里,协议上却变成了两个月,我们就都没签。后来老师也承诺,9月28号会派车来接我们回去。”陈明说,其实老师也不希望他们去,可能是受到各方面的压力,不得已。

淮安市政府把富士康当作宝一样,千方百计满足其招工需求,完全不考虑学生利益,这让学生们很吃惊。不过随着舆论介入,富士康近日称,所有中国境内的实习生随时都可以选择离职,学校开始把不愿意在富士康实习的学生都接了回来。

“现在我们学校剩下来的学生,应该真的都是自愿的了。”

富士康招募计划表 

“实习”经历

余露告诉本刊,学生“被实习”富士康,在淮安大学城已不是第一次——去年大二时,她已经在富士康“实习”了6周, 今年刚到校,便听说整个大三都要停课去富士康实习,“那感觉就像是晴天霹雳”。

余露是江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被强制“实习”两次的同学之一。

学校机电系历来都有大二学生去富士康实习的传统,因为与学分挂钩,大家都以为是工学结合,况且每年大二的学生都会去,想着去了也不会太累。但真正到了富士康,一切梦想都破碎了。

“当时做的是苹果的数据线,每天做流水线,全是些周而复始的工作。一人一个工序,我一开始是焊锡,然后数线,后来拨线,反正是小学生都会做的,根本跟专业没关系。”工作很辛苦,不准停手,一上午只有10分钟休息。

iPhone 5与前几代产品明显的不同之一是,将30针的数据线接口改为8针接口。这个被命名为“闪电”(Lighting)的数据线接口将被用在所有苹果新一代产品中——这意味着,以前的老数据线都不能用了,新的数据线必须准时生产出来。

在签订的协议内,富士康与员工约定每天工作8小时,只有特殊情况才加班。但余露说:“他们对外说一天工作8小时,但几乎每天都要加两三个小时的班,除了中午有一个小时吃饭加休息时间,差不多要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9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