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16  编辑:dede58.com

舒向新 (南方周末资料图)

一个代表农民公开与地方政府叫板的律师,却承认背地里收取了政府的“顾问费”。真相仍有待查实,但无论是主动“敲诈”,还是“被收买”,都违背了当事人利益第一的职业底线。

2012年11月14日,与地方政府公开叫板的山东律师舒向新,突然承认敲诈勒索政府,令剧情急转直下。

9天前,他从家中被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带走,随后以涉嫌敲诈勒索被刑事拘留。

此事最初被社会舆论定义为公权力的又一次打压。这大多缘自2011年3月以来舒向新与山东冠县、济南市司法局的公开对峙。他自称因替失地农民维权遭威胁,此后,“黑道”闯入了他的律所,律协对其暂缓考核。

全国五十余位律师迅速组成观察团,为他维权。但人们发现,包括冠县事件在内,律师舒向新留下了一连串灰色背影。尤为关键的是,他既拿了农民的钱,又收了政府的“顾问费”。

“律师的底线,就是把当事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此前曾劝诫过舒向新的律师王才亮说,“律师被不公正对待,要为他说话,但不能都捧为英雄,否则是对行业的损害。”

突然认罪

舒向新籍贯山东济阳,1995年取得律师资格,2000年起任职律师,2008年创办了山东旭洲律师事务所并担任主任。

济南市律协有关负责人透露,去年冠县风波前,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同行。从去年底至今,舒向新是旭洲所唯一的律师。

律所网站起名叫“山东民告官网”。站在地方政府对立面,为他聚拢了民意,引来了同行关切,他被拘留的消息迅速传遍全国。

律师们熟练地组成了观察团,杨金柱、张磊两位律师赶赴济南施援。后方赶制的观察报告称,“济南舒向新案又是一起针对律师选择性执法的恶性案件”。

然而,自律师首次会见舒向新,事态就展露出复杂的一面。

11月8日,舒向新向两位同行承认,自己确实拿了山东省一些政府机关的钱,金额还比较大,均签订了法律顾问合同,全进了律师事务所账号,还都开了发票。

“他讲的大致情况是,在接受老百姓委托后,有地方官员代表政府找到他,出钱请他做法律顾问”,杨金柱透露,自己当面批评了这种违反职业纪律的做法。

不过,舒向新坚持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7天后,态度大变。11月15日,在舒向新的要求下,两位律师再次赶到济南市看守所。律师张磊在博客中说,会见伊始,舒向新就直言自己已认罪,称家中长兄去世、二哥残疾,作为顶梁柱,希望以认罪换得取保候审的机会和家庭的安宁。

对话中,杨金柱多次请他想清楚再做决定,并提醒说,全国律师、法学家都已关注此事,将一同参与辩护的准备工作,但舒向新一一婉拒。

杨金柱忍不住问,“你和公权力叫板那么几年,难道你就没有思想准备?”

舒向新答道,“我没有想到后果这样严重,进来以后,想法不一样了,以后我要转变我的方式了,过平平淡淡的、低调的生活。另外,请求两位律师不要炒作。”

这番转折令两位同行感到意外,也引来外界的各种猜测。

“还好提前打了预防针,差点‘闪了腰’。”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王才亮说,他早就给杨金柱提了醒,“他不是工作方法问题,是超越了基本道德底线”。

为农民办案,当政府顾问

2011年,王才亮与舒向新有过一次谈话。

当时舒向新为山东聊城冠县的农民代理了征地事宜,随即在网上宣布,4位形似“黑社会”的男子到其律所扇了律师耳光;不久后,他的律所被暂缓考核、律师证被扣下。

“我从那时就关注(此案)了,呼吁政府依法办案,舒向新知道后,就来北京找我(求助)。”王才亮对舒的第一印象是,“这人有点脑筋,不是鲁莽大汉,但感觉比较冲动。”

舒向新向王才亮坦承了自己在济宁市某县征地案中的作为。网络上至今能看到被征地农民对事件经过的描述:2011年2月他们聘请舒向新介入,后者在网上发帖后随即遭到该县有关领导的恐吓,“迫使舒律师不得不退出本案,通过法律手段解决问题的最后一条道路也告终止”。

然而在舒向新对王才亮的叙述中,还有另一面事实。他承认,与农民签订代理合同后,政府来请他当法律顾问,他就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