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09  编辑:dede58.com

2010年12月28日,印度尼西亚爪哇东部,婆罗摩火山在喷发火山灰。 (CFP/图)

编者按:“2012”,一个由对玛雅历法的误解所催生的末日传言正在“临近”。纵使已被多次辟谣,却仍有众多“信徒”。

回溯人类历史,所有版本的末日预言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从未实现过,永恒的只是时间。

人类热衷思考毁灭,是源于对现实的不安。在这颗危机凸显的星球上,人与自然的矛盾激烈空前,人类文明也遭遇根本性的威胁。由焦虑累积而滋生的渺小感和幻灭感,已形成一种全球共同的文化心理,这也是末日传言得以存在的基础和温床。

但悲剧幻想并不代表彻底的消极,无论灾难被假想得多么惨不忍睹,救赎与重生仍是终极追求。人类在灾难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英勇、坚强、无私乃至倾城之恋,都体现对普适价值的坚守与践行。

2012年12月22日的太阳无疑会照样升起,在这个崭新的黎明,我们思考末日,反观现实,也更珍惜未来。

兼收、解构、娱乐、消费……在2012年这场末日大狂想中,中国人表现出越来越丰富的想象力和幽默感,将假想的灾难过成一个节日

在10亿年后,地球的末日才会到来。那个时候,由于太阳的演化,地球会变得炽热难耐,海水蒸发殆尽,不再是生命的天堂。不过,真到了那个时候,人类一定已经有能力到地球之外的地方去生存了。

地动山摇的时刻

一座巨大的火山爆发了。喷发物直入云霄,遮天蔽日,即便是从几十公里外看来,也像是世界末日到来了。由于火山灰的遮挡,阳光黯淡下来,整个地球的平均温度下降了3到5摄氏度。这个影响持续了大约两个世纪,并加速了冰期的来临。两种效应叠加在一起,地球经历了1000年的寒冷年代。火山灰缓慢降落之后在整个南亚的地面上铺了足足15厘米厚,印度洋和中国南海也均有沉积。

这一次火山大爆发所喷发出的物质质量比人类有记载的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火山爆发还要高出两个数量级。后者发生于1815年,曾引起次年北半球“无夏”。人们把那次超乎想象的大爆发称为“多巴超级火山大爆发”。它于大约73000年前发生于今天的印度尼西亚多巴湖(Danau Toba)。

最初是一名科学记者将这次超级火山大爆发与人类进化历史上遭遇的一次“瓶颈”联系了起来。看起来像是一个巧合,在多巴超级火山大爆发的同一时期,地球上人类的数量出现了骤减。基因证据表明,现今地球上的人类是7万年前的一小群人的后裔——人类数量最少的时候可能仅有2000人。

现在人们担心美国黄石公园的超级火山一旦爆发会导致一次新的全球灾难。历史上,黄石公园超级火山喷发的间隔是60万-80万年,而现在它已经沉寂了64万年。不过,“预测”它在2012年年末发生爆发只是无稽之谈。

最大的可能性是,2012年12月21日过后,人类安然无恙。当然,历史上的确有一些天灾曾改变人类历史的走向。

1755年11月1日早上9点半,一场接近9级的大地震发生在葡萄牙里斯本西南的大西洋海域。里斯本的大部分建筑顷刻之间被摧毁,半个小时之后到来的海啸让更多在海上避难的人丧生。当时的家庭需要烧火做饭和蜡烛照明,这些都成了火灾的起源。里斯本的大火烧了五天。这次大地震袭击了葡萄牙、西班牙和摩洛哥,海啸还波及英国和爱尔兰。死亡人数估计在1万到10万之间,成为有记载的历史上最大和最致命的地震之一。

由于这次地震发生在万圣节,里斯本的教堂尽数被毁,因而这次事件很容易就被与宗教原因挂钩,有人认为是神的审判。不过反对者指出这并不成立的一个证据是,里斯本的红灯区在地震中并未受到多大的打击。

这次自然灾害对社会、历史和科学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康德从此极大地发展了“崇高”(sublime)理论,葡萄牙的殖民野心严重受挫,现代地震学也由此发端——里斯本大地震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以科学方式研究的地震。

火山爆发是另一种会对社会、文化和环境造成持久影响的大灾难。1815年,一次火山大爆发发生在印度尼西亚坦博拉山。这次爆发如此之猛烈,以至于坦博拉山顶端的1220米都化为灰烬或是碎石。换句话说,爆发让这座山的高度削减了三分之一。那些喷发出来的灰烬遮住阳光,造成全球粮食减产,大约有10万人因此死亡。玛丽·雪莱的《弗兰肯斯坦》就是在那种缺乏阳光的阴冷日子里写出来的。到1816年,坦博拉火山爆发还致使北半球的夏天消失。类似的情况在1783年也发生过。冰岛的火山喷发,导致英国的夏天是在下沙中度过的。

那些失败的预言

科学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2012年12月21日会是世界末日,因为所谓的“玛雅预言”而寝食难安是毫无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