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57  编辑:dede58.com

2010年2月20日,春节长假后开工的第一天,大连市的单位和商家纷纷在自家门前马路上燃放“开门炮”求吉利,造成烟雾满天,并留下大量的鞭炮废屑。图为当日大连一商家的职工在街头观看“开门炮”。 (新华社记者 吕文正/图)

“今天(8日)白天:1级,气象条件适宜在非禁放区和非禁放时间燃放,注意燃放安全。夜间:城区和东南部地区2级,空气流动转差,不太适宜燃放,在非禁放区和非禁放时间尽量减少燃放,注意安全;其他地区1级,气象条件比较适宜在非禁放区和非禁放时间燃放,注意安全。”2月8日,北京市气象局官方微博“@气象北京”公布上述“烟花爆竹气象指数”。

此前,据北京市气象局网站消息,2月5日起,北京市五环内开始向市民销售烟花爆竹。当天,北京市气象局专业气象台开始向社会公众发布烟花爆竹燃放气象指数。

根据影响烟花爆竹燃放的主要气象条件风、湿度和降水等要素,该指数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方面根据对未来气象条件分析,预测是否适宜燃放烟花爆竹;另一方面考虑到未来空气质量的变化情况,计算未来24小时城区及各区县的烟花爆竹燃放气象指数,指数分为三级:一级为气象条件适宜燃放烟花爆竹,注意燃放安全;二级为气象条件不太适宜燃放烟花爆竹,尽量减少燃放,并注意燃放安全;三级为气象条件不适宜燃放烟花爆竹,尽量不要燃放。

北京春节天气均不适宜放烟花

据《北京晨报》2月8日报道,从除夕到初六的七天内,北京的天气均不太适宜燃放烟花爆竹,其中初四为不宜燃放。

北京市气象台预计,从初一到初三,华北平原地区(北京、天津、河北中南部)有轻度雾霾,从除夕到初二,京城能见度可能转差到1至3公里;初五能见度大约在2至3公里;初三至初四能见度比较好,大约在8至10公里。

从除夕烟花爆竹燃放的“指数地图”上看,如果将全市地图“斜切一刀”,那么在这条分界线东南的地区是红色的“不适宜燃放”区,包括房山、大兴、通州、平谷、顺义、朝阳、丰台、石景山等区;在分界线西北的地区为黄色的“不太适宜燃放区”,包括延庆、怀柔、密云、海淀、昌平、门头沟等区县。

燃放烟花爆竹加剧空气污染

除了从2月5日起发布烟花爆竹燃放气象指数外,新华网报道称,2月6日,北京市政府提出建议,号召广大市民在空气污染严重时,少放或者不放烟花爆竹,以更加绿色、安全的方式庆贺新春佳节的到来。

在这些举措的背后,是1月份全国大范围、长时间的雾霾天气。

《北京晨报》2月6日报道援引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陈振林的说法称,1月,全国雾霾平均日数4.4天,较常年同期偏多1.4天,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多;整个1月,北京南郊观象台雾霾日数多达26天,仅有5天不是雾霾日。

时近春节,“爆竹声声辞旧岁”,在中国人的传统里,春节燃放烟花爆竹含有“驱邪避难、祈求顺利”之意。但从往年的经验看,这会显著加剧空气污染。

以北京为例,据《新京报》2012年1月24日报道,据北京环保监测中心公布的数据,初一(1月23日)凌晨2-3时,北京各环境监测子站PM10实时浓度达到峰值,一些站甚至超过1000微克/立方米,而车公庄站的数据显示,初一凌晨1到3时,PM2.5实时浓度均超过了1000微克/立方米,最高达到1593微克/立方米。

新华网援引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急诊科主任史忠教授的说法称,燃放烟花爆竹在污染环境的同时,还可能进一步损害患者呼吸道健康,尤其是在雾霾天气下。鞭炮和烟花燃放时会释放出二氧化硫等有害有毒气体,并产生颗粒烟尘,不但刺激人的呼吸道黏膜,还可携带金属颗粒物沉积在肺泡上,诱发严重呼吸道疾病。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民俗学与社会发展所教授萧放则表示,目前的情况是考验政府管理能力的一个挑战,政府可以对造成雾霾的原因有理性的判断,应该让老百姓自己选择放烟花与否,而不是用行政命令禁止。

烟花管理演变:

上世纪90年代起,我国大部分城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北京也于1993年12月1日起禁止在市中心城区燃放烟花爆竹。在禁放的十多年间,禁而不止现象十分普遍,解禁呼声也日益高涨。进入二十一世纪,各地顺应民心纷纷开禁,北京也在2005年末由全面禁放改为局部限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