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45  编辑:dede58.com

H7N9病毒株已由中国发往四个分布于英国、香港等地的世卫组织流感参比实验室。新一轮病毒解码战仍在持续。

印度尼西亚农业部宣布即将暂停从中国进口家禽类产品,却造成了该国羽毛球的紧缺。

2013年4月1日,朋友转述的一条新闻让美国人奥罗哈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中国出现三例禽流感病毒H7N9确诊病例。

“尽管当天是愚人节,我第一时间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他说。2012年圣诞节前后,奥罗哈得过流感,2013年2月中旬恰好再一次感染。对于一种远在数千公里外的新型病毒,心有余悸的奥罗哈比其他美国人保持更多警惕。

就在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博士在京发布“不排除H7N9病源来自猪等其他动物”时,奥罗哈火速行动起来。他在网上收集每一个中国病例的具体消息,记录流感日记,找朋友绘制禽流感病毒地图,还发起网友讨论“H7N9是否正在改变你的行为”。

“我及时调整了家里的库存:增加凝固汤羹罐头和速冻干货,也储备电池。一旦有病例出现在北美或欧洲地区,我会24小时严阵以待。”一位网友4月8日回应奥罗哈说。

突如其来的H7N9,令H5N1禽流感高峰刚过的世界陷入又一场“新病毒战役”。

和中国共享信息

继通报H7N9禽流感出现之后,世界卫生组织变得繁忙。

4月2日,世界卫生组织新闻发言人法黛拉·沙伊卜称,世卫组织对此表示关切并和中国政府保持密切联系,中国与世卫组织共享信息,世卫组织也会将这些信息共享给成员国。

三天后,上海一处家禽市场两万多只禽鸟被扑杀。H7N9型禽流感致死人数增加到6人,甚至导致欧洲和香港航空公司股票下跌。世卫组织另一发言人格雷戈里·哈特尔在日内瓦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掌握的14宗病例分布在较大地域范围内,我们没有在确诊病例之间发现流行病学联系,我们没有发现持续性人际传播的迹象。”世卫组织官网上则立刻更新了“人感染甲型H7N9禽流感常见问题回答”。

为了遏制H7N9禽流感病毒扩散,联合国自此也开始发出一系列建议措施,包括严格遵守卫生习惯及分开饲养不同种类动物。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首席兽医官卢布罗斯忙于发布,“由于该病毒不易侦测,因此要减低病毒在人类和动物间的传播风险,加强生物安全和卫生措施更为重要。”

4月8日,世卫组织与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防控情况。截至那时,上海、江苏、安徽、浙江四省市感染H7N9禽流感的确诊病例已达21例。

解码战

这一场新病毒引发的“战役”,成为令科学家们兴奋的解码竞技。3月31日,中国将上海、安徽的H7N9病患体内病毒的基因测序录入GISAID的流感研究数据库。由此,全球范围的各个研究小组开始打响“病毒解码之战”。

除去一开始大多秘密进行的研究团队,首先亮相的国际“部队”,是英国爱丁堡大学演化生物学研究所安德鲁·兰博(Andrew Rambaut)教授的团队。其研究人员分析H7N9病毒的RNA成分及其变异的结果,自4月1日便开始发布其网站上,并持续更新。

次日,英国学术杂志《自然》发文,全球研究人员竞相钻研H7N9病毒来源、致病性及其在人群中的潜在感染和传播机制。分析表明这种新病毒经由基因重配“洗牌”而成——不同的病毒株,在同一时间感染同一宿主时,二者之间发生基因交换。

日本东京流感病毒研究中心的病毒学家田代真人,称家禽最可能是传染源,“但鉴于病毒已经变异,已经适应去感染哺乳动物,猪也可能是传染源”。

与其遥相呼应的是,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院教授威廉·施卡夫纳(William Schaffner)。经过“解码”,他也认为:猪成为一个主要关注点,是因为禽鸟和人流感可以发生混合变异,形成潜在的高致病性病毒,以扩展传染到人类,“2009年猪流感时就是这样发生(变异)的”。

那时,中国尚未有任何关于鸟类感染H7禽流感的报告。“可能因为感染病症不严重,或是监测报告不力。”斯里兰卡裔流感病毒专家裴伟士(Malik Peiris)表示,经过序列分析的最关键问题,是追踪致使人类感染的鸟类或动物。

同样加入“解码”部队的还有国际水鸟组织的Taej Mundkur博士。正在进行一项迁徙水鸟研究的他,对病源追踪持保留意见,“这种新病毒的来源信息太少,现在假定其宿主为时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