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24  编辑:dede58.com

申请人:聂学生,男,1945年8月1日出生,汉族,河北省石家庄市联碱厂退休工人,住河北省鹿泉市鹿泉镇下聂庄村

申请人:张焕枝,女,1944年12月13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鹿泉市鹿泉镇下聂庄村

请求事项:请求最高人民法院

1、对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指定由河北省之外的司法机关异地管辖;

2、暂缓对王书金死刑案件进行核准、执行;

3、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对聂树斌一案提起再审。

事实和理由

因为我儿聂树斌强奸杀人一案与王书金强奸杀人一案,发生“一案两凶”情况,受到举国关注。2007年4月,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后,王书金因为邯郸市人民检察院对自己在公安侦查阶段多次供述的、1994年8月在石家庄市液压件厂附近玉米地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不予公诉;以及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对他的当庭供述也不予核实认定,而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查清事实,还被冤枉的人一个清白(据《南方周末》报道)。

因为王书金还犯有其它强奸、杀人的罪刑,按照惯例,终审只会有一种结果:即王书金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死刑判决。

根据法律规定,王书金的死刑案件将由贵院进行复核。在此,我们叩请贵院立即中止王书金案的诉讼程序,暂缓对王书金的死刑判决进行核准。同时,采取全面审查原则,认真调审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的全案卷宗,以及申请人所委托的律师调查取得的证据,并提审被告人王书金,以便彻底查清1994年8月,发生在石家庄市液压件厂附近玉米地强奸杀人案件的事实真相,让真凶王书金接受法律的惩处,得到他自己心灵的安宁,让无辜者聂树斌的沉冤昭雪,让被害人康菊花在九泉之下的灵魂得以安息,让广大人民群众对我们的司法制度重新建立信心。

一、暂缓对王书金死刑案件进行核准、执行,对聂树斌冤案的公正审理和昭雪具有重大意义

1994年8月5日,石家庄市液压件厂附近玉米地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液压件厂描图工康菊花下班经过玉米地时,被歹徒强奸杀害,尸体直到8月11日才被本厂职工发现。当时的侦查机关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今裕华分局),在没有任何人指认聂树斌实施犯罪、也没有掌握聂树斌任何犯罪事实和证据的情况下,仅仅因为聂树斌骑一辆蓝色山地车,与他们主观臆测中的犯罪嫌疑人骑蓝色山地车的特征相吻合,就把聂树斌抓起来,并进行刑讯逼供。1995年3月1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仅仅凭借聂树斌遭受刑讯逼供作出的口供,就以故意杀人罪和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根据法律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够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聂树斌不服,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1995年4月25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妇女罪,判处聂树斌有期徒刑十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时以该判决作为核准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该判决作出后,申诉人甚至连判决书都没有接到,聂树斌就被执行了死刑。

如果没有真凶王书金的落网,聂树斌可能永远冤沉大海。

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在警方审讯时,王书金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杀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玉米地里,奸杀了一个30多岁的妇女。2005年1月19日,河南省荥阳市警方将王书金移交给河北省广平县警方。2005年1月22日,河北省广平县警方押着王书金,来到石家庄市液压有限责任公司(即原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玉米地,指认他当时的作案现场。

据王书金的辩护律师、北京衡卓律师事务所朱爱民披露:“被告人王书金在2005年1月18日向河南省荥阳市索河路派出所供述自己在河北省犯罪过程中,就包括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里强奸杀害被害人康菊花的经过(详见公安卷第2卷第12页至第13页);2005年1月25日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在提讯王书金时,他做出了同样的供述(详见公安卷第2卷第48页至第52页);而且这种供述是在没有任何外界信息来源的情况下作出的,对此广平县公安机关进行了确认(详见公安卷第2卷第60页至第62页),而这些供述都是被法庭当庭质证后采信的。”(详见首都刑事辩护网《朱律师办案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