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16  编辑:dede58.com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发布的王书金庭审现场图片。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图)

7月10日,据@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消息,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第三次开庭审理上诉人王书金强奸、故意杀人一案。法庭旁听席上,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学者、律师、新闻媒体记者和邯郸各界群众200多人。张焕枝(聂树斌母亲)和她的弟弟也坐在旁听席中。10日12时33分,审判长宣布休庭,本案将择期宣判。

这起案件因与聂树斌案有密切关系而备受关注。公众希望这次审理能够推动久拖未决的聂树斌案调查出现“峰回路转”。

据南方周末网此前的综合报道,在上一次(6月25日)的庭审中,检方提交了聂树斌案的证据等,并提出王书金上诉理由不成立是因为“王书金关于被害人尸体特征、杀人手段、作案具体时间、被害人身高的供述与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实际情况不符”。

王书金坚称自己就是案犯

据中新网报道,在7月10日的庭审进入质证阶段后,检察员出示了石家庄西郊杀人案现场勘查笔录及被害人尸体检验报告,并出示被害人父亲、丈夫、被害人工友、同事等的证言,控辩双方对证言进行了质证。

检察员出示的尸检报告明确显示,在案发现场对尸体进行检查,发现尸体颈部缠绕花衬衣。这件花衬衣是本案最为隐蔽的证据。

王书金在自我辩护中主要认为,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确实是自己所为。他对上述证据无异议,并提到:自己在脱被害人衣服时,可能把小背心挂到了被害人的脖子上,但对花衬衣不清楚。

而王书金辩护人对检察员出示的现场勘查笔录和尸检报告发表质证意见认为,现场勘查笔录在形式上存在没有现场见证人签名等问题,尸检报告没有显示被害人是由于哪种原因导致窒息死亡,现场尸体照片看不出围绕被害人颈部的花衬衣颜色等,花衬衣照片是彩色的,与其他照片不一致。

检察员认为,现场勘查笔录中确实没有见证人的签名,形式上确实有小的瑕疵,但现场勘查是在发现尸体的当天,即使有小的瑕疵,也不属于非法证据排除范围。

检察员认为,检察机关经过对证据的综合审查,不能排除王书金曾经到过案发现场,了解案件的部分情况。辩护人所提王书金是在没有任何外界信息来源的情况下所做的供述,这种说法并不客观。

检察员综上认为,不能认定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系王书金所为,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庭审中,王书金上诉所提构成重大立功所涉及强奸的事实部分,因为涉及个人隐私,法庭依法进行了不公开审理。

上诉人王书金在法庭调查和辩论结束后的最后陈述中,请求法庭认定这个案子是他做的。

聂案律师申请旁听证被拒

据《新京报》报道,7月8日,就王书金案二审第三次开庭,河北省高院召开了第一次庭前会议。“法官只通知了控辩双方参加,所以王书金未参与”,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说。

朱爱民称,希望河北省高院能准许查看聂树斌案的全部案卷,“但合议庭未给出明确回复,并称自己做不了主,能否查阅全部案卷一事需汇报。”

7月9日上午,聂案的第二任律师李树亭介绍,他曾口头及书面向河北省高院主办此案的法官申请查阅案卷,“提了有10余次之多,但一直没有让我看案卷,给的答复是案情复杂,正在调查等”。

此外,朱爱民称,7月7日、7月8日两日,朱爱民和另一辩护律师彭思源先后会见了王书金,就案发现场的一些问题,比如花衬衫、钥匙等细节问题,再次向王书金核实。

朱爱民表示,辩护观点也将围绕王书金的上诉意见——所供述的在石家庄市西郊强奸、杀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来展开。

据悉,7月9日晚8点40分,邯郸市中院法官向聂树斌的母亲送了两张旁听证。聂母曾想为其律师刘博今申请一个旁听证,但未获法院批准。

聂树斌案回顾:

1994年,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河北省鹿泉市下聂庄村村民聂树斌被指控为嫌犯,并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

2005年,河南警方抓获一名叫王书金男子,王坦白曾在河北省广平、石家庄等地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多人,其中一起的地点、细节等与聂树斌案高度一致。至此,“一案两凶”引发各界关注。

此后,经媒体曝光,聂树斌的亲属申诉,河北省政法部门宣布成立联合调查组复查,最高法院也要求河北高院予以处理。但时隔8年,这一案件仍无任何调查结论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