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14  编辑:dede58.com

风险来袭时,公务员已提前撤离,底层集资者感到恐慌。 (南方周末资料图)

地方政府近十年的默许和支持,是集资泛滥的温床;当金融风暴来袭,集资一夜从“合法”变非法,群体事件终难避免。

5年前的秋天,震撼南中国的“湘西集资案”,以成千上万的集资民众走上街头为标志,终于走向崩盘。

数十名企业家、官员被移送司法处理,而被处极刑的曾成杰,是其中最苍凉的身影。

最高法院机关刊物《人民法院报》用官微连发三条微博,阐述判决其死刑的理由:曾成杰系集资诈骗案中罪行最为严重的主犯,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曾引发集资户自焚事件。

考察湘西集资案背景及曾案司法材料可知:地方政府对于集资近十年的默许和支持,是集资泛滥的温床;当金融风暴来袭,集资一夜从“合法”变非法,群体事件终难避免。

政府眼皮底下“公开、盛行、合法”

在湘西州首府吉首市的闹市街头,曾成杰的企业与政府的指挥部办公室曾在同一层楼办公,比邻而居长达4年。前者集资,后者指挥项目建设,项目建设资金来源于集资,双方心知肚明。

这并不奇怪。2008年9月之前,近十年的时间,这一切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地方政府不仅未禁止,甚至屡屡发文件鼓励民间融资。其时,在湘西州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每年都会出现“千方百计启动民间资金”、“拓宽融资渠道、激活民间投资”、“引导和推动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拓展民间资本的融资渠道”等表述。

资料显示,湘西地方政府领导在一家集资企业“荣昌公司”开盘时,纷纷到场,出席剪彩。领导的站台支持、政府的文件鼓励,加上公务员队伍纷纷参与集资,这场盛宴迅速波及了吉首市近90%的家庭。

彼时,湘西当地曾有“几十个老板打工,汗流浃背,全城人(集资户)打牌,悠闲自在”的说法。曾成杰只是超过50家湘西集资企业老板中的一员。他既非湘西最早的集资者,亦非集资金额最多者。

湖南邵东商人曾成杰,原本只是一名建筑业开发商。2003年上半年,他得知湘西州委、州政府准备对湘西群艺馆、州图书馆、州体育馆、电力宾馆及东方红市场等建筑群(即三馆项目)进行整体开发,决定参与竞争项目开发权。

2004年,拿到开发权后,曾成杰按要求注册了一个新的公司,取名为“湘西吉首三馆房地产联合开发公司”(下称三馆公司)。三馆项目是湘西州政府重点项目,但政府财政困难,无款投入,银行银根紧缩,未能贷款分文。

“在这种情况下,三馆公司只好发动员工,动员自己的亲戚朋友,积极参与三馆项目投资。”曾成杰在自述材料里写道。

集资者与三馆公司签订的是年回报20%(即月利率1.67%)的资金借贷协议,三馆公司与投资者签订这种协议之前,首先交给了政府指挥部审查,这些协议再经过吉首市公证处的公证,三馆公司才收款。

三馆公司的办公楼,位于湘西州首府吉首市最繁华的香港街。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经过曾成杰的办公室窗前,楼下,是吉首最大的生活超市,二楼是吉首最大的电脑城。

三馆公司办公楼二楼认筹部窗口隔壁,便是湘西州政府的指挥部办公室,门口两边挂着两块大牌子:一块是湘西州委州政府下文成立的“州三馆整体拆迁领导协调小组”,另一块是吉首市委市政府下文成立的“吉首市三馆项目开发工程指挥部”。

当地政府文件规定,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合并办公:湘西州设立的领导小组由州人大常委会主任担任组长;吉首市设立的三馆项目指挥部,则由吉首市常务副市长担任指挥长。

据曾成杰自述,这拨湘西当地领导,轮流在三馆公司办公楼的政府指挥部上班,主要负责三馆公司项目的监督和协调工作,同时负责向前来融资的客户提供咨询、解释。

“我们三馆公司的融资行为,都是公开的,政府和银监局领导也是知情的”,“融资五年中,没有一个领导找过我下过禁令。”曾成杰自述,如果集资几年的过程中,“有一个领导打过招呼,我不听,则是我的过错。”

“公开、盛行、合法”——曾成杰的辩护律师到湘西实地调查过后,将当年的集资盛况归纳为这6个字。

群体性事件何以发生

随着地方政府的政策调整,一夜之间,湘西民间集资,“合法”变“非法”。

2008年6月,湘西州地方政府内部通知,让党政干部退出民间融资。当地公务员纷纷提前抽回本金和利息,挤兑风潮由此发端。

一个月后,地方政府通知融资企业停止支付融资利息和本金,绝望情绪开始在底层集资者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