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07  编辑:dede58.com

7月29日,在法属留尼汪岛,法国警方搬运一块飞机残骸。 (新华社/法新/图)

8月6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宣布,7月29日在法属留尼汪岛发现的飞机残骸经鉴定属于马航MH370航班客机。这块襟副翼残骸成为MH370失踪至今发现的第一个物证,也首次证明它已经坠毁。

这距离马航于2014年3月8日失联以来已过去了17个月。总理纳吉布表示,希望藉此消息给机上239名遇难者家属一个确定的答复。他代表马来西亚政府承诺,会竭尽全力揭开MH370失联真相。

随着飞机证实坠毁,马航事件就尘埃落定了?媒体仍为真相一路前行。“知道”(nz_zhidao)告诉你有关马航失联事件报道二三事。

(一)

“你们有专业判断吗?同学,我觉得现在国内媒体的专业判断,基本上都是英美媒体透出来的。”马航事件发生后的一天,一位身在国内的好友突然跟还在马来西亚的我说。

她并非媒体中人,只是一名围观事件的普通人,着急很可能是因为清楚看到了这种差距。当然,那时我的内心比着急还严重,简直可用焦虑来形容。

在这之前不止一个人这样问过我,大意是,在他们看来,我们这些中国媒体真是没必要待在马来西亚报道这样一则新闻。反正也比不过,他们这么说。真的是这样吗?我们都比英美媒体慢,或者都是抄或拷贝他们的吗?

我不能全权代表中国记者,我只能代表我自己。我大概也只能随便举两个我经历过的例子,以证明前述差距是无法一概而论的:其一是,在2014年3月12日,失联事件发生的第五天,我和我的同事就已经确认飞机是在马六甲海域折返的,这早于马军方正式对外公布约10天,也不逊色于一些人口中的英美媒体;其二是,我当时采访了机长扎哈里的好友张福明,我们在吉隆坡的一家咖啡厅进行访谈,不怎么会讲中文的张先生那天与我畅谈了一个下午,这篇报道后来也被认为是业界最为详尽的报道之一。

乱流密布,我依然希望在其间获取第一手的核心信息。这也是尽一种职业本分吧。

(二)

副机长法里克家是一幢两层楼的联排别墅,院子里静静停了两辆车。在他家对面有一棵芒果树,芒果还没熟,法里克没有回家。

这是我在法里克家前印象深刻的一幕。两位机长是何方神圣?背负“嫌疑人”猜疑的他们,与马航MH370飞机失联事件有某些哪怕最细微的关联么?这是马航MH370失联事件发生后,我在马来西亚待的近一个月中从未停止过的探寻,我的内心从一开始就想做往这个视角发展的更深入的报道。他们不应该被标签化。

有时我觉得自己不可能再接触到什么核心人物了,有时候又突然天上掉下了馅饼。在马来西亚待的这一个月中,我在被屡次“放鸽子中”自我激励,告诉自己不要气馁。一些人答应了,又突然失联,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这种情况反复发生。我已习以为常。这种自我激励,是我在这一个月中天天都会持续的功课。友人为此惯常安慰道,让他们放鸽子吧,你且放且珍惜。

如果我还能更本土化一些,肯定会克服水土不服找到更多的核心人物,也会更接地气。但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事情。最后那篇《还原扎哈里:失联MH370 机长另一面》,我的初稿其实写了近8000字。

一个细节是,3月12日,我从吉隆坡飞到了槟城。在槟城就有一条Lebuh Naning,其中Lebuh 是马来语,是“街道”的意思,当地华人称呼这条街道为“南宁街”。事实上,“南宁街”长度约为210 米,这条街道遍布华人开设的大排档、饭店以及修车店,颇为热闹。我在这条几乎两分钟就能走完的街道上来回走了好几遍,恍然大悟,这条街,外界传说的坠机地在现实中与失联飞机没有一毛钱关联啊。

真相,是需要慢慢勘察去伪存真的。我最近的一个较为强烈的感触是,在许多公共事件上,从事报道的记者们也会主动或被动地去“站队”,许多人甚至在从事报道的当初就急不可待地主动宣告个人的倾向性,这就进入一个悖论:人们捉对厮杀,却忘记了事情最初的是非曲直。

而真相,其实是分好多层面与分身的,某些碎片并不一定可以直指真相,这已经在许多公共突发事件中被印证了。在经过调查之前,就一定要如此轻率地下结论么?我想,这是我认为从业者最需要警惕的部分,也正是我们这个行业之所以存在的意义吧。在此次马航失联事件报道中也是如此。所以,我认为还是尽量接触第一手的资料比较好,包括当事人与见证人。这工作辛苦,也折磨人,但确实是必需的。

2014年3月16日,在马来西亚雪兰莪州沙阿兰市,媒体记者在马航失联客机副机长住所外采访。 (新华社 张纹综/图)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