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02  编辑:dede58.com

2015年8月2日报道,江西九江一果园一名守园老头被一名男子脱光衣服遭到强暴。图为陈大爷被强暴的窝棚。 (东方IC/图)

在现今社会,施暴者再也不总是强壮的男性,而被施暴者也不总是柔弱的女性,有时候两者甚至被相互颠倒。但目前大陆地区对于遭强奸的男性受害者们仍旧是没有相关的法律保护的。

“被强奸的男人”们的内心的痛苦在男权主义的压制下更难以启齿。由于长期被认为是掌控力量和权力的象征,人们往往难以接受在某些情境下男性的弱势和受虐地位,“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怎么可能被强奸?”在这种既定框架下,男性受害者的心理创伤普遍比女性更大。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那些“被强奸的男人”心中难以言喻的痛与伤。

近日,一名成年男子夜闯果园性侵守夜的53岁大爷引发网友热议。

陈大爷人生头一遭遇到这种事情,当男子表示“还要再来一次”时,他害怕得躲到灌木丛中。等男子走后,陈大爷才敢回家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这似乎是小说里面出现的情节,在文学作品中,男性遭到性侵犯并不少见。在阿富汗小说《追风筝的人》中,一场风筝比赛后,仆人哈桑为了保护阿富汗富家少爷阿米尔的荣誉,被几个男地痞强暴,阿米尔目睹了一切却默然离开,之后又逼走哈桑。

若不谈思想开放的国外,中国的“知青文学”里也大量存在类似的情节。在作家韩东的小说《知青变形记》中,主人公罗晓飞被下放到农村参加集体劳动,农妇们则热衷于扒他的裤子取乐,这里的扒裤子也算是一种性骚扰。

延伸至现实,生活中男性有可能被性侵犯吗?

据某婚恋交友网站发布的《中国白领私生活大调查》显示,在25个重点省市的几百万名25至35岁的白领中,超过一半的男白领承认遭受过不同程度的骚扰,包括语言挑逗、强迫性行为、触碰身体等。

在中国,近几年大陆地区发生的男性被性侵犯案例也并不鲜见。2015年8月,已婚大叔性侵睡在钱塘江边熟睡小伙。2012年,郑州某男同性恋者史辉绑架勒索男青年小磊,并对其实施侵犯。2011年,42岁男子强奸18岁男同事并导致受害人轻伤。2010年10月,广东深圳一保安酒后强奸男同事,诉至派出所无法立案后两人私了。

造成更严重后果的是在2010年11月,陕西潼关县的十岁男童遭性侵死亡,当犯罪嫌疑人徐某被抓获后,受害者父亲反复问:“你说,我能告他强奸吗?”“强奸?”代理律师称,“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顶多存在了零点零几秒。在现行的法律框架内,不存在男男强奸罪,考虑这个没有意义。”

确实,时至今日,大陆地区对于遭强奸的男性受害者们仍旧是没有相关的法律保护的。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36条注明:“强奸罪,是指违背女性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女性发生性行为或者奸淫幼女的行为。”该条款适用的对象仅为女性,因为强奸罪侵犯的是女性的性自主权,没有任何解释显示男性的性自主权在这条罪名下也是受到保护。

可怕的是,现今,施暴者再也不总是强壮的男性,而被施暴者也不总是柔弱的女性,有时候两者甚至被相互颠倒。2007年11月,河北临名关镇,未满16岁少年被三名女性侵犯至性功能障碍。2011年,津巴布韦三名女子涉嫌严重的性侵犯行为,她们通过下药或者用枪支威胁,强迫17名男子自行射精。2013年2月,四川成都醉酒女子当街性侵一过路男子。

在法律上,女性是无法构成强暴罪行的,强奸是指生殖器的插入,因为女性在两性关系中处于被动位置,女性施暴者不会通过让男性插入的方式来实施犯罪,往往让他们自行射精,一方面满足了征服欲,另外一方面也可以证明男性的享受以逃脱法律的制裁。

性学权威马斯特及琼森夫妇认为,绝大多数被女性施暴的男受害者都不愿向他人透露,而康乃狄克矫治所与波士顿大学的两位专家在《美国精神医学期刊》报告中指出,即使是男人被其它男人(同性恋行为)施暴,受害者也都甚少或极不情愿报告,更何况是一个大男人被拿刀或持枪的女人施暴?强暴被视为一种耻辱,不管受害者是男是女,此心皆同,而男人的“被辱感”可能更甚于女人。

在男性受害者的印象里,这些施暴的女人并非长得丑陋,相反的,还略有姿色。但她们为什么不引诱男人,而要强暴男人呢?琼森认为:“强暴绝不能与做爱混为一谈,强暴并非由性或情欲所引起的,而是一种敌意、力量、玩弄摆布受害者的表现。不管是男人强暴女人或女人强暴男人,性的亢奋都不是来自满足,而是来自惊恐。”

(新华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