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01  编辑:dede58.com

以童年萨拉为原型的铜像“风雨同舟”伫立在当年犹太人常去的白马咖啡馆门口。 (杨雪/图)

最近,上海在进行一场特别的纪念仪式。纪念的主体,是当年从纳粹德国的魔掌下逃至上海避难的一群犹太人。

今天,犹太人依然在这座城市,并与它共同找到了在这个时代携手并进的方式。

“真是个骗子,哪能做得出噶覅面孔(这么不要脸)的事体!”一位黄发的西方妇女,脸孔却像是亚洲人肤质,操着一口地道的中文普通话,偶尔夹着几句地道的上海方言:

萨拉·伊马斯,这位拥有中国和犹太双重血统的66岁老太太,昂着头,提起气,双手举过肩膀,慷慨激昂地发表了一番与活动主题完全无关的演讲,或者说是控诉。由于情绪激动,她的头发有些乱。面前,有黑发黑眼的中国人,也有金发碧眼的犹太人。

这是2015年9月6日,上海福寿园内“犹太纪念园”的揭幕仪式。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被纳粹德国屠杀的犹太人有约600万。至少有1.8万名犹太人从各个国家远涉重洋来到中国上海避难,直至二战结束。当时的上海,是一个处于权力真空的公共租界,对所有入境者来者不拒。萨拉就是现在还生活在上海的犹太难民后裔之一。

“……如果我死了,我一定葬在这里!”活动正式开始后,她迅速改换演说主题,回到“正能量”的轨道上来。一席话终,她宣布自己要去赶另外一个场子,匆匆离去。送给人们一个飞吻。

萨拉的控诉

围着她的人实在太多了。

挎着布袋的中国老人、举着话筒的记者、认识她的老朋友们蜂拥而来,萨拉不得不换个宽敞的地方。

萨拉在上海是一个名人,是虹口区政协委员。童年时的她,如今就站在为纪念上海难民历史而重建的一座老房子门口——以铜像的形式。一位铜铸的中国女性正在为她举着雨伞。这组铜像,叫做“风雨同舟”。

她会出席在全国各地的各种场合:给官员上课、讲述犹太人的传奇历史、财商讲座、教育沙龙、女性论坛……这些光环的基点,是“犹太难民后裔”的标签。她的父亲是一位逃到上海避难的俄罗斯犹太人,母亲是一位苏北姑娘。

她很喜欢在这些场合朗诵自己创作的一首诗《我的中国心》,还很押韵:

“我可以选择阿尔卑斯,仰望峰峦的白雪缅怀我的生父;或者,我也能选择耶路撒冷,跟随朝圣地祈祷祭奠我的先祖。但是,我选择中国,选择黑眼睛的黄种人做我的丈夫,选择扬子江畔东海之滨安家落户。因为我眷恋神州大地的一草一木,因为我崇敬恩重如山的中华民族。”

“她是一个很好的表演者,演说家。”她的朋友这样评价。

萨拉的人生其实并不平稳。一岁时父母离异,12岁时父亲病亡,她尝尽了人间冷暖。只读到初一她就辍学,成为一名铜厂女工。成年后,她曾有过3段失败的婚姻,留下了3个儿女。在中以建交后,她成为第一个回到以色列的犹太难民后裔时,只能靠在街头卖中国春卷为生。

而现在,她当年卖春卷的经历,正在通过她的自行讲述,和一本叫做《特别狠心特别爱》的励志类书籍,被许多文摘杂志和微信营销号放大、传播、发酵,题目类似这种:《中国妈妈必看!犹太妈妈的绝密财商教育》。她的身份和故事,满足了中国社会对犹太民族的好奇,尤其是对他们的智慧和创造财富的能力。她的那本书卖了不少。

至于她控诉的“骗子”,是一位名叫赵樯的上海艺术家。他们正在为那组“风雨同舟”的版权和财务闹纠纷,孰是孰非尚难分清。她不介意在这样一个隆重的公共场合,用公开控诉的方式来为自己争分。

“有风雨我们在一起,但是有好处了,开始相互……我不想挤兑她的,她挤兑我。”赵樯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跟萨拉合作是个教训,但也给他上了一课。“我已经准备好了律师。”

张平的油画作品获得了成功,也惹来了争议。一些犹太人认为,他的“创作”是虚构历史。 (陈之琰/图)

迪文的墓碑

“犹太纪念园”的中心是一堵纪念墙,中心刻着一个镂空的六芒星,那是犹太人的标志。黑色的墙体上镌刻了25位与上海有渊源的、对上海发展建设做出过重大贡献的犹太裔及相关人士的姓名。

在其后的草地上,立着两块刻着拉丁文的犹太人墓碑,他们葬在了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