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4:55  编辑:dede58.com

被抓前不久,石二群作为副会长参加水屯镇商会的助学活动。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2015年10月27日,郑州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1999年“12·5”银行抢劫案告破,五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主犯石二群已是一名资产上亿的商人。

随着他落网,隐匿多年的商海往事也相应浮出水面。无照经营、官商一体、工伤事故、拖欠工资、身陷诉讼、引发上访、蔑视法院……

十六年来,资本的野蛮生长,正如它身处的那个年代,混乱,而又茁壮。

整座城市弥漫着钢筋混凝土的味道。建筑工地随处可见,不经意间抬头也总能看见空荡荡的高楼外墙垂挂着“招商引资”的红色条幅。这里很多地方还留有去年落马的“地产书记”刘国庆的影子。

2015年11月9日早上9点,驻马店市吉安地房地产开发工程有限公司的楼道内吵吵嚷嚷,一群来自附近郭庄的农村妇女,有人抱着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其中一些蹲在地上怎么劝都不走。

她们都是来要债的。

几年来,这家公司的董事长、驻马店地产界赫赫有名的“石总”石二群以“房子没有卖出去,资金周转不过来”的缘由向村民们借钱。“几万,十几万,一两百万的都有,每月2分利。”每年石二群都会如期归还本利,因此,下一年村民们还会把钱借给他。

自从10月21日那个下午,“石总”被警方从他的奔驰车里铐走,继而被多家媒体爆出“抢过银行”,村民们就开始成群结队去找他的结发妻子孔艳霞。目前,公司的业务已全部暂停,资产也已经被冻结。

孔艳霞没有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丈夫被媒体报道有“四个老婆、十二个孩子”的局面,这位女性或许正不知如何面对。

成也地产,败也地产

当时中央领导人亲自批示,要求侦破的那起“12·5”大案,一直是郑州警方的心头之痛。

1999年12月5日19时20分,郑州市合作银行管城支行中药城批发市场分理处被五名蒙面人抢劫。在开枪打伤一名保安和一名女职员后,他们用锤子砸毁柜台玻璃,抢走208万元巨款。这五个人,正是石二群和他的弟弟石新春,三个同伙余全收、陈德成和李付利。

上世纪90年代末,银行防范措施和观念都较为落后。仅在三年内,山东、山西、湖南、湖北、陕西等省份共发生银行抢劫案近30起。在石二群等人抢走208万元后仅仅四天,郑州又发生一起惊天劫案,另一家银行被几个持枪和爆炸物的蒙面人抢劫,抢走的巨款恰巧也是208万元,一名工作人员被杀害。是为“12·9”大案。

然而,“12·9”大案半年后便告破,而“12·5”则一直拖了十六年。

在三个月内,郑州警方足足抓了424个犯罪团伙成员。涉枪的、涉毒的、涉黑的……破获各类刑事案件551起,仅枪支就缴获了87支。唯独没有石二群和他的同伙们使用的那5支枪。

十六年后的今日,石二群已是驻马店市声名赫赫的大地产商,先后获得“全民创业模范”等称号。2015年10月28日,他在看守所里接受警方安排的媒体采访时估算:自己的资产约有5个亿,“其中大约有两个亿的贷款”。他还计划着在5年内,将资产再翻3倍。

然而,他策划“12·5”大案,铤而走险的起因,也是因为房地产。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开始兴起农民进城务工的潮流,从家乡驻马店来到郑州打拼的石二群已是一个小包工头。

这成功却坑了他。其时,建筑市场一片混乱,监管措施不健全,拖欠工程款、农民工工资款常见之极。石二群回忆:他曾去向一个工程商索要70多万元欠款,却只要回来5000元,不得不贷款给手下的工人发工资。而大女儿上学要500元学费,他都拿不出来。

几次三番之后,他心灰意冷:“没钱了,买把枪找个地方‘弄一把’。”

踩点、测量银行玻璃厚度、了解银行安保情况及作息时间、买锤子、设计逃跑路线一系列准备工作,都由石二群一个人完成。他还托人从河南许昌买了5把发令枪改制的转轮手枪,每把1500元。“当时的运钞车没有枪,房间里的人防范意识差;那个银行只有一个保安。”

正如石二群估算的一样,整个抢劫行动在5分钟内顺利结束。那个银行是有摄像头的,却没有及时清理内存,导致没有录上他们抢劫的现场,给警方侦破增加了极大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