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4:55  编辑:dede58.com

(视觉中国 徐文阁/图)

招标价格低被认为是劣质跑道频出的原因。但一些涉事跑道恰恰属于“高端产品”。

塑胶跑道的验收对于化学毒性和环保性质很少涉及,有些验收工作“只是走个过场”。

塑胶跑道散发出的刺鼻气味,早在12年前已发出预警。

2003年第二届中国学校体育科学大会,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一名教师提出:塑胶跑道含有毒物质甲苯二异氰酸酯,应当尽快终止使用。

彼时,为迎接2008奥运,北京希望学校操场尽可能多铺设塑胶跑道和人工草坪,以改善城市形象。

时任北京市副市长范伯元专门就塑胶跑道该不该停用作出批示,要求市教委组织专家论证,专家要权威,要有实测数据。

受托方最终的检测结论是:合格的塑胶跑道基本无害。

12年后,深圳多所学校出现学生集体头晕、流鼻血等不适现象,塑胶跑道被疑为肇事“元凶”。据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信息,在厦门、韶山、重庆等地也有新塑胶跑道散发刺鼻气味。

深圳部分学校塑胶跑道投招标和验收材料显示,施工和验收标准执行不严、专业监管和验收单位的缺失等问题依然存在。多名业内从业和相关研究人士为此感叹,这是一个靠自觉和良心支撑的行业,现有的标准和监管以及招标模式,难以有效规范市场。

“苯系物超标”与“苯中毒”

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10岁的五年级学生安安(化名)10月起开始流鼻血、头晕、身上起红点,有时因流鼻血严重至无法入睡。

根据家长提供的统计数据,在这所小学12个班的600余人中,共有269人出现了类似症状,其中,流鼻血达104人次,头晕头痛57人次,呕吐16人次,上呼吸道炎症14人次,胸闷、乏力11人次,掉头发4人次。

11月3日,深圳市南山区教育局公布了对该校跑道的检测结果:已铺设塑胶跑道检测中的阴面检测一项指标超标,甲苯和二甲苯总和检出值为0.27mg,超出国家标准(0.05mg)5倍多。

11月8日下午,南山区蛇口医院对安安做了EDTA抗凝全血检查,初步诊断结果为“苯中毒”。医生叮嘱,尽量不要去学校。

安安的诊断结果,是少有明确为“苯中毒”的案例。更多情况下,医生并不会在诊断结果上写明。

11月15日晚间,在南山区教育局与北师大南山附小学生家长的一次协调会上,一名医生就向家长们表示,尚未有明确证据证明跑道与学生的症状有因果关系;学生症状也有可能跟换季有关。这个结论未能得到家长们的认同。

在这个秋季学期,被“毒跑道”乌云笼罩的,不止北师大深圳南山附小和南山区。最早揭开“毒跑道”盖子的,是位于福田区的美莲小学——不断有学生出现症状,使得家长不敢让孩子去上课。

11月2日,第三方检测机构公布检测结果,美莲小学塑胶跑道甲苯和二甲苯总和超标20倍。

此后,深圳外国语学校初中部的塑胶跑道的样本检测结果更加惊人,甲苯和二甲苯总量分别达到每立方米1.31毫克和6.98毫克,超过国家标准的26倍和140倍。

“苯系物超标”,成为这次“毒跑道”事件的高频词。

1993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正式确定苯和苯系物甲苯、二甲苯为强烈致癌物质。据该组织介绍,在工业生产中,苯和苯系物常用作化学试剂、水溶剂或稀释剂,由于苯的溶剂具有脂溶性特点,可以通过皮肤进入体内。浓度很高的苯蒸气具有麻醉作用,短时间内可致人昏迷或急性苯中毒。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符显珠博士曾考察美莲小学的跑道,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添加的苯系溶剂比例较高,可能是导致跑道异味较大的原因。如果人长期处于那种的环境下,很容易身体不适,出现“苯中毒”的症状。

多名长期从事塑胶跑道施工的从业者也介绍,很多情况下苯超标的主要原因是,一些施工方为了降低成本、缩短工期,违规使用苯系溶剂。

11月5日,美莲小学的塑胶跑道开始铲除。但是两天后,南方周末特约撰稿在该操场依然可以闻到刺鼻的味道。

2015年11月4日下午,广东深圳,不少北师大南山附小的家长来到校门口,要求学校立刻停课以保障学生安全。 (东方IC/图)

有害物不止“苯系物”

10月28日,深圳市教育局下发通知,对近两年新改扩建后投入使用的345个塑胶跑道进行排查。14天后即11月11日公布的结果显示,首批有11所学校的塑胶跑道被检测出有害物质疑似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