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36  编辑:dede58.com

 

当地时间2014年3月10日,马来西亚雪邦,一个小女孩站在吉隆坡国际机场的玻璃窗前,旁边的布告板上写着“还有希望”。 (东方IC/图)

在MH370失联后的半个多月里,马来西亚政府因为其搜救工作中的低效和混乱而受到了全世界的指责。马来西亚政府也成为事件的另一主人公。

在这个朋党政治盛行的国家,MH370成为了不同政治团体间相互攻讦的道具。这个缺少灾难应对经验的国家并没有应对这个全球性热点话题的能力。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凯斯勒的观点或可解释马政府在失联事件后的混乱表现:“他们俨然像在处理本国政治问题一样处理这个巨大的全球性问题。”

2014年3月21日深夜,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加影体育馆正入高潮。

“有请变化的标志、斗争之魂——安瓦尔·易卜拉欣!”23时40分,马来西亚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声音刺破夜空。他正在主持的集会,启动了“Reformasi 2.0”行动——本义为改革,也在华人中以“烈火莫熄”的音译名传播——延续了上世纪末的那场“Reformasi”,首要任务是为周日的加影区补选拉票。

安瓦尔在数千支持者的欢呼中登台,巨大音量俨然提醒,这位前副总理、如今的反对派领袖仍是执政者的强劲对手。

“我知道是谁在英国媒体那儿把我与MH370事件联系到一起的。”他指责执政的巫统(马来民族统一机构,简称巫统)领衔的国民阵线,“那篇捕风捉影的报道一出来,巫统旗下的博客、水军就开始一股脑攻击我。”

就在MH370起航前夜,安瓦尔人生中第二次被判犯鸡奸罪。上世纪末的那次获罪同样被支持者视作迫害,引发了“Reformasi”,催生反对派形成。十多年过去,人民公正党领衔的人民联盟打破了国阵数十年一统天下的局面,改写了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

在两派对抗的新图景中,MH370事件不出意料地成为又一个便于相互攻讦的话题;而半个多月以来的事件发展中,马来西亚也正展示着这些改变发生的原因。

围攻

要么是失职所致,要么是因为马方不愿及时完整地分享信息,这是不可容忍的。

3月18日,蔡添强因为一条推特消息被传唤到吉隆坡警署。

那是他在3月7日安瓦尔获刑后发出的英文消息:“纳吉布给安瓦尔判了5年监禁,而人民将在5个月内将纳吉布从总理的位置上拉下来,我发誓!”

对这位素有“街头斗士”之称、坐过两年牢的著名反对派而言,警署并不陌生。“录完口供之后搜身,把我的iPad拿走,我说这完全不合法,”获释的蔡添强次日对南方周末记者控诉说,“当全世界都注视着马来西亚的时候,马来西亚政府却还在琢磨怎么对付反对党。”

蔡添强至少说对了一半。3月8日MH370客机失联后,马来西亚政府成了事件的第二主角,并因其危机处置、事件调查、信息发布方面的问题,很快变为众矢之的。

媒体最先批评大马政府。从一开始,马来西亚官方发布的消息就时常令记者们找不着北。

“即使你像新闻学教材里教的那样反复求证,也很难不在这儿犯错,同一个部门针对同一个细节的说法可能在两三天里反复,”一位事发次日赶到吉隆坡并一直驻守的美国记者表示,“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对它宣布的结论(航班终结于南印度洋)仍存有疑问。”

这种反复令记者们怀疑马来西亚政府的效率,而每日例行发布会上的气氛也算不上友好。有法国记者在会上要国防部长兼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确认自己是总理纳吉布的表弟;当主持人请会议室第一排的记者让出空位时,一位一头白发的美国记者高声质问马国政府的效率,俨然在发泄多日来的怨气。

SKYNEWS制作了专题,罗列“政府与马航做错的所有事”。德国《明镜》周刊批评说,“马来西亚关于失联飞机的混乱信息让各国失去耐心,也显示这个东南亚国家危机管理存在大漏洞,军事科研等方面力量薄弱。”

合作伙伴很快加入了批评者行列。越南交通部次长范贵椒公开表达担忧,认为搜救的努力因为马方缺乏合作的积极态度而打了折扣,他多次告诉当时聚集河内的媒体,马方对越方提出的信息需求并没有给予良好的回应。

密切关注机上154名本国乘客安危的中国也忍不住催促。3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敦促马国政府“加大搜索力度、加快调查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