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6:27  编辑:dede58.com

2014年5月12日宜宾市14路公交车爆燃现场。当地警方初步调查结果是人为造成,事故现场唯一死者余跃海是纵火犯罪嫌疑人。 (新华社/图)

多名小学生看到余跃海上公车后用打火机点燃了口袋,他成了爆燃案中唯一的死者。

鲜为外界所知的是,爆燃案前不久,一辆5路公交车也发生过燃烧,所幸无人伤亡。

2014年5月12日,对于入夏的宜宾并不算热,空气中有种黏湿。这一天是汶川大地震纪念日,也是国家防震减灾日,但对大多数市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

和往常一样,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下班的人们,拎着菜篮子的人们,接了孩子放学回家的人们越涌越多,他们不停看看时间又在人群中踮起脚尖看着远方,等待归程的公交车。

这一天下午四时许,人们等来的车牌号为川Q18757的14路公交车,仅开出100米,就爆燃了。

太挤了

如果不是一位没赶上车的中年妇女的叫喊,车外的路人张树云还不会发现公交车燃烧了起来。

张树云是一个算命的,他摆摊的对面不远,就是南门桥公交站。在这里经停的公交线一共有5条,中年妇女没有赶上的14路,从翠屏天桥开往三中,途中经过中山街小学、忠孝街小学、武庙街小学、女学街小学多个学校,算是一条“学区线”。每到下午时分,公交车上就挤满了孩子和接送他们的老人们。

这一天的16时30分左右,川Q18757就驶出始发站,一头扎进汹涌的人群。

63岁的杨爱芝在中山街上了川Q18757,她来自河南民权,是车上唯一的外省人。三年前,她来到宜宾带孙女。孙女王心宇每天习惯和同学胡结绮一起回家。出于安全的考虑,杨爱芝让孙女坐在了窗边。

约18分钟后,川Q18757开出了三站,到达小北街时,人已变得拥挤起来。陈建平和彭燕玲夫妇平日居住在南岸,均已退休。但因为老伴时有耳鸣,陈建平建议“进城”里看看中医。

“进城”,是很多宜宾人生活的常态。人们通常上午进城,下午出城,潮汐一般的出行规律大部分将由公交车来负担。5月12日下午,川Q18757只是潮水中不起眼的一叶小舟。

陈建平夫妇上车后,车厢内已经没有座位留给两位老人了,夫妇俩被人群推搡着站到了最后一排。

14路公交车爆燃前所经路线。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摔死也不能烧死啊”

16时58分,公交车经过南门大桥站,再次被塞进一拨乘客,老人们感觉空间再一次被挤压。

后来被警方认定为犯罪嫌疑人的余跃海,也是这个时候上车的。视频显示,余跃海到达南门桥北桥头公交车站时,是在16时45分许,他携带了一个蓝色包装袋,事后从警方那得知袋内有一个5公升量的白色塑料桶,里面是3.6公升汽油。余跃海在此逗留了片刻,在16时56分登上了川Q18757。

中山街小学五年级女生肖星(化名)当时正坐在后门前排。她看到一个提着口袋的男人从后门上了车。公交车驶离站台后不久,多名小学生看到他拿出打火机点燃了口袋,火苗从地面蹿上来。

“没有爆炸,也没有声音。”张树云说。川Q18757从中间腾起一股黑烟,明火迅速蔓延,很快就舔着窗户向天上冒,过了一会儿,车厢后部再次冒起一股黑烟。

张树云没有上前围观,只记得那位没有赶上车的妇女不停地重复说:“幸好没赶上,幸好没赶上……”

车内,陈建平在最后一排感觉到车猛地一停,人流向后面拥来,对拥挤已到容忍极限的他冒出一句:“挤铲铲挤啊?”但下一个瞬间他发现事情不对,火冒了出来!

彭燕玲背向丈夫站着,她的余光看到门口的孩子惊恐地向后躲避,一个着深色衣服的人弓着身倒下去,火苗随着蹿了出来。

最后一排坐着的杨爱芝发现火情时,立刻侧过身打开了孙女旁边的窗户,几乎是把两个孩子给扔了出去。摔死也不能烧死啊。”随后她翻出车窗,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此时在车厢外,51岁的建筑工人李新正好路过。当川Q18757停住时,李新正和朋友走在桥上,车头距离他不过三四米。黑烟,明火,还有车厢内乘客在砸车门,李新冲到了前车门用力扳起来。

此时前车门已经被车内乘客砸烂,车内外的人对话的空隙都没有,只顾着扳门。“糟了,车门坏了。”李新正这么想,咔一声,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