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46  编辑:dede58.com

2015年01月16日,上海,法国艺术家Julien Malland在上海康定路600弄一处正在施工的拆迁基地留下了诸多涂鸦作品,他的涂鸦作品通过描绘简单生动的本土化人物形象与当地社区居民交流,走红网络。 (cfp/图)

2015年1月25日,上海,康定路600弄拆迁工地大部分涂鸦画已被抹去,但前来拍照的游客们依旧络绎不绝。 (cfp/图)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近日,两位涂鸦艺术家在上海的一个拆迁废墟进行的涂鸦创作走红网络,引起许多网友围观和点赞。不过,一夜之间却遭铲除。官方说是出于安全,学者却建议多些包容。

2014年12月,在位于上海康定路600弄的静安区103街坊旧区改造地块,上海艺术家施政和法国街头艺术家JulienM alland创作了十余幅涂鸦作品,因为画得精美,还吸引了许多摄影爱好者游客来此取景。

然而,24日下午,10多幅涂鸦画大都已是面目全非,有的甚至已被砸毁推倒,其余的也被铲去画面的主要部分。

一幅流传较广的涂鸦,是废墟上门框两侧的一对男孩和女孩的肖像,但这些图像已被涂改,旁边的喷绘的字也遭到铲除。

几乎每一处有涂鸦画的废墟旁都挂起了“施工工地、禁止入内”的警示牌。这些精美的涂鸦画在一夜之间被毁,引起专程前来的摄影爱好者和游客的不满和惋惜。

另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尽管已经拆迁数年,但这里仍有居民未搬走。在上海市静安区土地管理中心的公告中,这里是静安区103街坊地块,2009年获得批复动迁。当年的媒体报道显示,“103号地块曾经是上海旧区改造中一块难啃的‘骨头’,占地面积大,涉及动迁的居民户数多、单位户数多。居民们既盼着动迁,又担心动迁过程中暗箱操作吃了亏。”

据《新闻晨报》报道,静安区相关负责人解释,康定路600弄动迁基地尚在拆除中,出于安全考虑,不建议前往现场围观废墟涂鸦。

“事实上,静安区并不乏群众性艺术展示的窗口。”静安区相关负责人举例,最近中国百位国画名家精品展开始在静安区八佰秀文化创意园区博物馆展出。

涂鸦创作者之一施政25日回应称,“涂鸦没了其实很正常,但如果保留时间长一些就更好。”此前,他曾称创作过程中未遇到阻力,且对涂鸦的消失已有准备。“涂鸦,就是为了不知去向。”

上海“两会”热议涂鸦被拆

据前述《新闻晨报》报道,涂鸦被拆也成为正在召开的上海“两会”上一个热议的话题。

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戴建国这几天一直在关注这个新闻。“废墟涂鸦为什么会火,是因为艺术家画出了市民的心声,它使人想起了过去的温馨画面,还有对老房子的留恋。”

戴建国认为拆迁的区域有一定的危险性,人去得太多,确实有安全隐患,可以理解给有关部门增加了工作压力,但不应该是简单的“人多了,就怕了”的态度,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铲除了事。完全可以加强管理和疏导。他建议政府部门可以开辟一些涂鸦墙。

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党组副书记崔丽萍称,目前对城市外立面的基本要求是干净整洁,从法律法规层面尚未对“城市涂鸦”现象做出具体规定。在多元化的社会环境下,对于有艺术特色的、质量较高的围墙涂鸦应有所包容。她建议,除了尽快听取民意完善相关法规,还可以邀请民间涂鸦高手,在工地围墙这幅“白纸”上一展身手。

据央广网报道,我国《城市市容和卫生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 一切单位和个人,都不得在城市建筑物、设施以及树木上涂写、刻画。单位和个人在城市建筑物、设施上张挂、张贴宣传品等,须经城市人民政府市容环境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批准。

在世界范围内,涂鸦文化源远流长却同样备受争议。据统计,在涂鸦文化盛行的美国纽约市和波特兰市,政府部门每年至少花掉200万美元清理涂鸦。而早在2003年,英国通过一项“反社会行为法案”专门对付涂鸦。此外,法国马赛市政府在一些建筑物上还使用了抗涂鸦制剂,令多数涂料无法在墙面上留下痕迹。

尽管涂鸦文化一路走来,获得的鲜花甚少,但不可否认地是,涂鸦正逐渐成为艺术,逐渐走向商业化。互联网上有多达2.5万个相关网站,遍布世界各地。有的涂鸦艺术家,甚至有机会以上万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的涂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