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46  编辑:dede58.com

《惊惶庞麦郎》一文报道了骤然走红的草根歌手,引起激烈争议。批评理由大致如下:记者把庞先生求交友求陪聊的行为写了出来;描写歌手蹲马桶等生活细节,侵犯了隐私权;主观评判对方音乐素养低,以自己的文化价值观衡量对方;只把笔聚焦于这个“惊惶”的人,没有更深地涉及导致他“惊惶”的社会问题;行文明显轻视这位草根歌手,缺少悲悯心……

这些批评,可归纳为两点:其一,不够专业;其二,不够悲悯。好在,很少人批评报道不够真实。可能是因为它真实得“太立体”了吧,很有侵入个人生存最隐秘地带的嫌疑,才招致那么多批评。

如果是一份以揭露各种名人影星政客隐私为能的“娱乐小报”的人物报道,相信读者不致以太严苛的标准来衡量。一旦报纸杂志跨过伦理模糊地带,涉及法律,裁判权会自然地交给司法。

问题在于,中国多是“严肃大报”,即使是地方性的报纸杂志。管理者们相应地强调各种新闻纪律,在此前提下讲新闻专业精神,同时还要适应读者与市场的需求。新记者入行,新闻采写与新闻伦理等专业培训,有可能相对不足,“新闻无学”成为业内外的一种习见。

在这样的现实下,像英国的《太阳报》那样名副其实瞄准人性食色一端的市场化小报固然难以出现,记者的专业性,在一定程度上也就体现在对“可以有不说的真话,但绝对不能说假话”的坚守上。

我们更不能忘记,对真相的不懈寻求,永远是严肃新闻报道的核心。追求真相可谓体现新闻专业性的最核心要素,能无穷逼近真相的扒粪式记者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自然,具体的真相并非新闻的全部,“严肃大报”的记者们追求真相,更大的目的是从各个角度揭示时代的真实面目,为公众协力追求正义和更好的生活提供基础。在这个意义上,严肃新闻对真相的追求,乃是社会最重要的公共产品之一。

追求真相,为追求正义提供基础,恰恰是严肃新闻最大的悲悯所在。恰如靠做好产品来提高利润,而不是坑蒙拐骗来榨取钱财,本身已是商家对社会的最大贡献。

这种悲悯,需要最大程度地写出庞麦郎的生存状态,将笔触延伸到娱乐行业、底层梦想之类更宽广的领域,也需要对庞麦郎这个人,有一种当下的理解和尊重。当然,悲悯也不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情感施舍,而是对人之为人的永久困境的自觉与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