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41  编辑:dede58.com

2009年从腾讯离职创业的欧阳云现在是单飞企鹅俱乐部北京分会的会长。 (CFP/图)

阿里曾在内部召开了一次“离职员工大会”,马云在会上将离职员工比作“敌前、敌后的5万外援”,宣称“即使你今天加入腾讯、百度、京东等任何竞争对手,阿里对你不会有任何生气”。

半年前,郑练还是腾讯集团数千名产品经理中的一个。他说那时,自己是一只站在巨人肩膀上的“猪”,被人仰望的“猪”。

如今,他“逃离”了腾讯。他创业了,成了一只地上跑的“猪”。

过去16年里,约12000人像郑练一样从腾讯“毕业”。他们义无反顾地跳下巨人的肩膀,散入漫无边界的互联网,并将“腾讯基因”带上各自的创业征途,被称为“腾讯系”。

不仅腾讯,互联网三大巨头(百度、阿里、腾讯,简称BAT)的离职员工数量攀升,并逐渐成长为互联网创业领域的新生势力。

他们曾经只是庞然大物中的一颗小小“螺丝钉”,而当他们脱离出来,形成组织,竟成了一个巨型的磁铁,吸引着投资人、老东家和更多的“螺丝钉”。他们各怀目的聚拢而来,期待着这些“螺丝钉”能为他们创造价值,甚至能诞生出伟大的公司,再造一个美国Paypal Mafia的神话。

一颗螺丝钉的出走

辞职以后,郑练还是每天早上9点,乘362路公交车上班。同一条路线,10分钟,到达现代豪园站,下车,与匆忙的人流往同一个方向走。只不过,大潮在腾讯大厦的楼下拐了弯,他还得朝前多走2分钟,一个人。

2014年7月,郑练加入了一个汽车O2O领域的创业团队,成为了该团队的产品总监,不再是腾讯里多得数不清的产品经理。

在39层高的腾讯大厦里,郑练混迹了4年,从10层混到33层,从朋友网混到QZONE。他总结了一套“腾讯生存法则”:发邮件要快,抢功劳要狠,干老板想干的事,玩老板玩的游戏。

“腾讯太大了,看不到什么提升途径。”郑练说,这是大公司的通病,“如果有什么提升途径的话,就只一条——抱大腿,抱最粗的那条”。

离职前,郑练的最后一项工作是QZONE的品牌推广。领导讲时尚,弄得穿惯了黑色夹克牛仔裤的郑练,为了可怜的印象分,跟风研究起发型、服装颜色和搭配。他还学会了玩杀人、三国杀、狼人杀和德州扑克,全是曾经的老大们爱玩的。

曾有一次,郑练耗费大半年钻研的产品,被老板的一声令下宣告夭折,“说没就没了”。团队其他人哗啦一下作鸟兽散,剩下郑练,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抛弃了自己的孩子。

如今腾讯16岁了,员工增长至2万人,每年三至四千人以离职的方式从腾讯输出。他们或跳槽,或创业,继续行走互联网江湖。许多人眼里,他们是不安分的叛逃者;更多人眼里,他们闪耀着英雄主义的光环。

时代召唤年轻的英雄。陈礼彬是创业界里的“老人”,最早一批从腾讯离职创业的人之一,2010年创建公司,做社交产品,如今已在业界崭露头角。

“2014年是我见过最好的年份。”陈礼彬经历了互联网行业的变化,5年前,3Q大战还打得火热,互联网环境也才刚刚开始由封闭走向开放,也还没有那么多年轻人,头脑发热地往创业道路上挤。

“但90后正在刷新我的观念。”陈礼彬离职时34岁,明显高于如今离职创业者的平均起步年龄。“但如今已不是一个考虑清楚再行动的时代了。”陈礼彬说,年轻人更有创意,更有冲劲,而年长者更加成熟老道,资源更加丰富。也就是说,任何年龄段的人都可以有创业的动机和可能。

提交离职申请书时,26岁的郑练只知道,那种近乎疯狂的创业状态吸引着他,总之,一定要“做自己的事业”。

离开腾讯,郑练找到了他梦想中的疯狂。他终于投身于梦寐以求的创业状态——投入,执著,奋不顾身。他关注一个产品的全局,一家公司十年二十年后的发展,制定战略,规划走向——他总算能“操些将军的心”,而不是像在腾讯时,当一个巨型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

“最大的抱团”

在一个企业一干就是一辈子的时代,似乎一去不复返了。

2014年通常被业界称为“创业元年”,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大潮,挑动着许多BAT员工不安分的创业梦想。前程无忧网站发布的《2015离职与调薪调研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员工整体离职率为17.4%,互联网行业仍然排名前列。

随着近年来BAT公司的壮大,离职员工已然形成一个庞大的数字。BAT在成为跳槽对象的同时,也成为互联网创业领域的最大造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