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35  编辑:dede58.com

2011年10月17日,九华山工人为弥光老和尚开缸。12名弟子见证了师父成就肉身佛的一刻。“开缸的那一瞬间,方圆百里都能闻到幽香。”明果法师说。 (明贤法师供图/图)

看到新闻,商丘一个寺院找到朱国胜,要求他给一位居士“坐缸”。“我也很奇怪一个居士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朱国胜说他立马拒绝了,“道行肯定不够啊!”

2015年3月底至4月初,疑似福建省大田县章公祖师肉身佛出现在匈牙利,一股“全民寻找肉身佛”的风潮骤然刮起。

山西5尊、陕西6尊、江苏6尊、福建5尊、河北1尊……十多天时间里,已有大量隐匿民间的“肉身佛”浮出水面。

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的肉身佛,一时间,似乎再无“秘密”可言。新华社、广州日报、东南早报等媒体,争相“揭秘”肉身佛之谜,“肉身佛制作三步骤”在网络上被疯狂转载。

究竟是什么成就了“金刚不坏”?

从佛教文化解释,成就肉身佛100%取决于僧人的修行;从现代科学解释,成就肉身佛100%取决于防腐的工艺。这场宗教与科学的古典争论,尚无人胜出。

而在猎奇之外,胜负或许并不那么重要。

肉身佛“三部曲”

2015年4月5日,清明小长假第二天,数千名游客涌入安徽九华山。山脚下,建成不到两年的99米地藏菩萨露天铜像,左手持摩尼宝珠,右手持锡杖,巍然立于雨雾中。

清晨,50岁的朱国胜亲自迎接了从深圳专程赶来敬香的熟客。一天中,他将同时扮演司机、导游和餐厅、旅店老板。和其他九华山居民一样,这是他们主要的谋生手段。

而如今,人们看待朱国胜的眼光不同了。

“九华山的肉身佛都是你做的?我看到新闻了。”深圳的客人这样问道。朱国胜不知如何回答。

在这场“解密肉身佛”的风潮中,朱国胜被推向了台前。

过去十多天里,先后4家媒体采访了他,小学没毕业、大半辈子住在山上的朱国胜,被冠以“肉身佛制作工匠”的名号,频繁登上报纸、电视和网站。

九华山名列四大佛教名山,“肉身菩萨”是九华山的特色之一,山上现存6尊“肉身菩萨”,其中,“开山祖师”地藏王菩萨的肉身,据传被封于缸内,置于塔中,不可见真身。人们可以见到的5尊“肉身菩萨”中,1尊为明代的无瑕禅师,其余4尊诞生于1990年代,均由朱国胜和他的师傅焦小滴制作完成。

从1980年代起,二十出头的朱国胜开始学习制作肉身佛。在九华山,这种手艺以师傅带徒弟的原始方式流传下来,无任何文字记载。焦小滴称,他的师傅早已离世,手艺发源于何处,已无法考证。

制作方法听起来并不复杂,可以简单归纳为“装缸,封缸,开缸”三个步骤。而能保持肉身不坏,关键在于“装缸”。

将圆寂僧人的尸体盘成打坐状,置于铺了一层石灰和木炭的莲花缸中,在其周身用干燥的木炭、檀香填满空隙,以另一个同样口径的缸倒扣,以木炭填满至没过头顶,盖上顶盖,用石灰与桐油的混合物黏合三段缸体的缝隙。整个过程只需花费数小时。

密封的缸体在九华山山顶保存三年六个月,开缸后若发现肉身不腐,便是成就了肉身佛。之后用纱布包裹躯体,涂上生漆、金粉即可。

朱国胜一遍遍地向媒体介绍这一套“操作流程”,也一遍遍地强调,究竟为什么肉身不腐,他无法完全解释。“我不是掌握肉身佛秘密的人。”朱国胜说,他将同样的方法用于每一次装缸,但不知为何,有时候成功,有时候失败。

2000年以后,朱国胜和师父开始接到来自外地的“订单”。他们声名远扬,曾赴吉林、河南、福建、广东等7个省份,十几个寺庙,为圆寂高僧坐缸。

其中,有些因身体已有异味,直接在缸中火化;有些封缸后并不开缸,肉身连同缸一起被供奉起来;真正开缸后成就不朽的,只有2位。

每次“出差”,对方寺庙食宿全包,他与师傅二人总共能拿到1万至2万元工资,其中不包括来自高僧徒弟们数额不等的红包。

多位曾邀请朱国胜坐缸的僧人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对于他们来说,九华山工人经验丰富,加上九华山“肉身佛辈出”的名声,成为他们不辞辛苦,亲自到九华山邀请朱国胜的原因。

“肯定还是因为我们的手艺好。”朱国胜十分自信,却又时常欲言又止,“不能都告诉你了,这可是独家的、祖传的。”

就在前几天,他得到来自镇政府工作人员的示意:“他们让我不要多说了,搞得全国都知道肉身佛怎么做了。”

“100%靠僧人的修行”

实际上,肉身佛制作方法并非九华山独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