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29  编辑:dede58.com

在加德满都的杜巴广场,尼泊尔民众自发清理受损神庙的废墟。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联合国认定的加德满都谷地7个世界文化遗产,可以向国外筹集修复经费。其他没有被划入“世遗”范围的怎么办?此外,加德满都周边已经很难找到修复神庙需要的木材。而熟练的建筑工人、木雕师傅是否充足,也是未知数。到底是否需要用现代技术修复这些古代文化遗迹,也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Oh My God!”

随着一位记者的惊呼,不祥的哗哗声,让尼泊尔国家考古局局长达哈尔变了脸色。

他回头一瞟,发现是几米之外的一栋危房开始倒塌,那哗哗声是屋顶上的一大块石棉瓦和砖块一起向下滑动的声音。在那场大地震中,这栋房子被震歪了一半,屋顶和一面墙成了一体,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拯救的价值了。而这位局长,正是离它最近的人。

阿尔及利亚一家电视台为了采访他,换了好几个拍摄地点都不满意,最终来到了佛教圣地Swayambhunath寺(俗名“猴庙”),加德满都谷地最古老的遗址之一,也是在地震中受损最重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没想到,他们看中的地点,正是一条两边都有危房摇摇欲坠的小径。

地震带中最危险的一级

还好,危房的倒塌很快停止了,最近的砖石也砸在几米外,没有伤到人。但这严重破坏了气氛,采访在五分钟内结束,双方仓皇告别。在经过小路旁的几栋危房时,没有一个人说话,都是脚步放轻,几乎像是逃离。这些摇摇欲坠的房子上或有猴子攀援,或有鸽子歇脚,山风呼啸。

这点事对达哈尔来说,已经不算什么危险。用他对南方周末记者的话说,若不是神保佑,他离死亡只有一个小时。“可能神觉得我还应该去做一些没有做完的事情,所以把我拉回了人间。”

那个周末,他正好去了一个距离震中很近的县。那儿修建了一个历史博物馆,他去验收。原本决定星期天离开,有人对他说,这天气很怪异,现在是旱季,却看起来要下雨。要不周六走算了。他同意了。

“那天的云都是淡绿色的,形状也很怪,从未见过。”一位地震亲历者回忆。

回到加德满都一个小时,地震来了。刚才和他一起谈话、一起照相的人,全部遇难。

这位长相俊朗的大汉——Bhesh Narayan Dahal(简称达哈尔),属于印度教徒中的婆罗门种姓。从拿到印度的硕士文凭起,他在尼泊尔国家考古局已经工作了26年,从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一直升到局长,猴庙少说也来过上百次。

地震发生后不久,余震不断,他没敢上山,只是在山下向上望了望。

“我的心,很痛很痛。说不出任何话。两天以后才能正常工作。”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猴庙的主要神像——一尊大肚子(代表生命孕育之处,蕴含空、气、水、火、土五种元素)、头部四面都有一对眼睛(象征看到世界苦厄)的四眼天神像(一说象征原始佛,一说象征释迦牟尼佛)下,他仰望良久,表情沉重。

加德满都谷地是个大概念,包括加德满都、帕坦、巴德岗3座彼此相连的城市。这3座城市其实是公元1328-1769年玛拉王朝时期的三个小王国,它们彼此之间都是亲戚,但一点也不客气地展开了筑城竞争。这成就了今日加德满都谷地的上百处古代文化景观,其中有7处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按照尼泊尔国家考古局的统计,在地震中完全损毁或是受损严重的文化遗址达到约一百处,其中加德满都、帕坦和巴德岗分别占有35个、28个和25个。猴庙属于加德满都,也有7个。这还只是目前的统计数字,因为尼泊尔落后的基础设施状况,偏远地区文物古迹受损的总数还没有统计出来,预计总数也在一百个左右。

根据尼泊尔历史记载,平均每75年到100年,加德满都附近都会有一场毁灭性的大地震。印度将世界地震带分为五个等级,尼泊尔被划为最危险的一级;而在尼泊尔自己划分的三级危险区域内,加德满都又是最危险的一级。在此次大地震中,受损的文物其实也没有传说中那般古老,拥有几千年的历史。

目前尼泊尔最古老的一栋神庙在帕坦,大约建于十六世纪;最古老的石头神像有5尊左右,属于公元前一世纪到公元一世纪。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坍塌的“独木庙”,在典籍中查到的建筑历史最长可以追溯到十一世纪,但此次坍塌的是1969年重建的。

5-7年,古迹能修复吗?

“砖头不要轻易扔掉。重建时先用坍塌下来的旧砖头,旧的不够用了,再用新的。尘土也不要扔,要收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