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29  编辑:dede58.com

2014年8月1日,江西九江,庐山上悄然兴起一个“禅修营”,社会人士可以来此进行一个礼拜的“禅修”,净化身心。坐禅,是每天必须的环节。 (CFP/图)

各种现象表明,过去几年,中国人的内在心灵需求正在以喷薄之势增长,来自西方的心理学、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世界各地的宗教体系在安顿国人心灵上正呈现出多元繁荣的景象。

多少人活在痛苦中

时间是周日上午8点30分,一间30平米的房间里,阳光从东面的窗户照进来,25个人穿着宽松的衣裤沿着房间的四壁围成一圈,前面的空地上放着五六个纸巾筒,随时等待被人抽取。

房间里的人各诉心事。有大学老师因竞争压力焦虑躁狂,有在美国长大的ABC男孩因父母的冷落而抑郁低沉……总之,“心像匹野马一样狂奔,却就是得不到安宁”。

这是广东省中医院开展的团体心理治疗的场景。作为国内最早从事团体治疗的心理医生,心理睡眠科主任李艳记得2005年时,科里每年的门诊量只有7000人次,2014年,这一数字已经上升到了5万。

“无论是抑郁症、焦虑症还是精神分裂的发病率,中国都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她说。

一组数字可以大致窥探出国人心灵世界的秘密。2007年,中国抑郁症人数的官方数字为3000万,2009年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的估算则是9000万,并在不断上升;而2009年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则更甚,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已经在1亿人以上。

需求是因焦虑而起。不仅是传统医疗机构,互联网上专注心理服务的平台的用户数量也在迅速飙升。在国外,这被称为“自励自助产业”(self-help industry)。

互联网心理服务平台壹心理创始人黄伟强就曾被快速增长的用户数量吓到了,过去四年壹心理的注册用户从0飙升至931万,旗下的心理电台,一年播放量高达3.2亿次,“到底有多少人活在痛苦之中?”连他自己也心生疑问。

另一家专注于内心探索和成长的互联网平台“心探索”也感受到了用户数和范围的变化。“2008年创立时,我们还是非常小众的。但现在每期电子杂志的阅读量总计超过5500万。”创始人乌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其用户群也不再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为主,来自湖北、湖南、河南、四川等地的用户群正在崛起。

各种现象表明,过去几年,中国人的内在心灵需求正在以喷薄之势增长,来自西方的心理学、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世界各地的宗教体系在安顿国人心灵上正呈现出多元繁荣的景象。

幸福停滞困局

“无论如何,中国人都活得并不幸福。”2015年3月13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院长、国际精神分析协会中国联合中心主席肖泽萍在第十届应用心理学大会上说。

“过去的时代和教育给中国人内心留下了痕迹,让原本应该葆有活力的心灵失去了弹性。”台湾心理学家陈一德见证了大陆人直面心灵问题的过程,2007年他到大陆首次演讲,谈到“心灵和灵性”,很多人认为是玄学,但最近几年,陈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问:“Who am I ?”(我是谁?)

当过去30年中国GDP不断创下新高,并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时,幸福的话题被密集关注。

众多受访的学者都会引用1974年美国经济学家伊斯特林(Easterlin)的“幸福-收入悖论”来解释当下社会。伊斯特林说,短期内经济增长有助于幸福感的提升,但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幸福感可能出现停滞甚至下降的趋势。

这种现象又被称为中国社会的“幸福停滞困局”,尤以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为甚,大城市可能成了“幸福感低谷”。

心理学家和经济学家都试图破解“幸福-收入悖论”。武汉大学黄永明的研究发现,近年来的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是让城市居民感到不幸福的重要原因,“每平方公里的地域内多排放一千克烟尘,居民的主观幸福感下降0.012分;每多排放一千克二氧化硫,居民主观幸福感下降0.002分。”另外,西南政法大学研究人员陈刚和李树发现腐败显著降低了国民的幸福感。“如果样本城市的腐败水平上升一个标准差,国民幸福感将会因此下降4.05%,这需要GDP增长率上升6个百分点才能弥补。”

而牛津大学心理学系著名教授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提醒,不能忽视中国城市化进程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他说,“中国人急切地希望在快速变化和普遍焦虑的时代,获得一种保持内心宁静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