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E58.COM演示站

时间:2018-07-05 15:20  编辑:dede58.com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剧照 (豆瓣/图)

穷姑娘常被抛弃,这不仅是爱情问题、道德问题,实际上还是个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强者通吃一切,在这样的机制下,爱情便成为一种利益抉择。在我们这个时代,还会有源源不断的高加林和陈孝正,还会也有无数心碎的郑微和巧珍。

“知道”(微信号:nz_zhidao)告诉你为什么穷女孩常被甩?

今年以来,笔者身边已经有第三个女孩被分手了。本是谈婚论嫁的时候,可男友却选择了条件比自己好很多的人。在爱情里,穷女孩被甩,似乎并不仅仅是个案,而是某种普遍性的现象。

不妨从赵薇执导的电影《致青春》说起。男主角陈孝正本来是个乖乖的穷学生,一心想努力学习,出人头地,压根没打算在大学谈恋爱。可硬是被郑微软磨硬泡追到了。两人正你侬我侬热恋时,陈孝正却抛弃了郑微,他准备出国留学去了。

严格意义上讲,郑微家境尚属小康,算不上穷女孩。但贫穷也可以是相对的。电影中,与郑微一起“竞争”陈孝正的,还有另一个人:校长的女儿曾毓。郑微的“穷”,是相对曾毓而言的,一方面是家境不如曾毓富裕,更重要的是,曾毓因校长的女儿这一身份,掌握并分配着诸多稀缺资源——比如出国留学名额,而陈孝正出国留学正与她有关。

面对郑微痛苦的质问和心碎的挽留时,陈孝正坚持与郑微分手,他说:“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大楼,所以我错不起,哪怕一厘米误差也不行……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首先要爱自己。”

直白点说,郑微被甩,是因为“穷”,是因为在陈孝正看来,她对自己一心想打造的大楼不仅没有什么帮助,还可能拖累自己。《致青春》这样的叙述方法遭到了主流媒体的批评。一篇发表于《人民日报》上的评论指出,现在不少青春片“把成长的代价等同于放弃爱情、梦想等一切美好的事物”,是因为独生子女一代是“温室里的花朵”,一旦走向社会,面对压力便承受不了,叫苦连天,这反映了一代人的成长局限。

《左耳》剧照 (豆瓣/图)

可事实上,陈孝正是否是近十年来才有的人物?陈孝正的选择,是否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艺术虚构?

并非如此。比如,在路遥最具文学成就的中篇小说《人生》里,高加林可谓是陈孝正的前传。要知道,《人生》发表于1982年,而高加林也一直被视为反映时代的“典型人物”而被批评家们反复阐释。

与陈孝正一样,高加林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青年,心比天高,始终认为自己“有文化、有知识”,应该离开农村,到更广阔的天地去。

高加林也与乡下穷姑娘巧珍恋爱了。两人一确认关系,高加林就后悔了:“一种懊悔的情绪突然涌上他的心头。他后悔自己感情太冲动,似乎匆忙地犯了一个错误。他感到这样一来,自己大概就要当农民了。”“他甚至觉得他匆忙地和一个没文化的农村姑娘发生这样的事,简直是一种堕落和消沉的表现;等于承认自己要一辈子甘心当农民了。”

在小说里,与巧珍一同“竞争”高加林的,还有黄亚萍。与巧珍只是个没有文化的农村姑娘不同,黄亚萍的父亲是县武装部长和县委常委。高加林心想,与穷姑娘在一起,就意味着他一生要被绑在小县城上,但与黄亚萍在一起,自己很可能就平步青云了。

因此,即便高加林心中爱的是巧珍,他还是抛弃了她。高加林这样说服自己:“为了远大的前途,必须做出牺牲!有时对自己也要残酷一些!”

“对自己也要残酷一些”,与陈孝正的“人首先要爱自己”,简直就是一体两面,陈孝正活脱脱的翻版高加林。

从高加林到陈孝正,这是一个不绝如缕的人物谱系,是每个时代都有的“典型人物”。在苏有朋执导的《左耳》里,张漾虽然爱着黎吧啦,可还是与富家女蒋皎藕断丝连。为啥?张漾对黎吧啦说:“我的人生错不起。”

总而言之,这是高加林们的思维方式和选择:穷姑娘,是可以爱的,但却不适合在一起。人们常将高加林们冠以“负心汉”之称加以指责。话虽如此,但他们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他们穷怕了。因为穷,就意味着被欺负,高加林们都对此有过刻骨铭心的痛苦体验。